故醉宸凉。

今日糖分。

大概是小别胜新婚吧。

原地爆炸。

今日看点

秦霄贤微博

又名:堂良的发糖日常

老秦真是个不可或缺的堂良助攻。

孟鹤堂大概喜欢周九良吧。他宠着,喜欢看他闹着。无论如何对他好。

可孟祥辉不是啊。他脱去大褂,带上戒指,即使没有他也一样。

凛冬散尽


他从没想过他会出多么严重的事故。像每个平常人一样,平淡无奇的过一生。

他跌倒了,再爬起来很难。把牙咬碎了,咽下去,坚持着,为了站起来。如何不痛呢。他也曾偷摸着哭过,哭过以后,又擦干了继续向前走。

他离开了,又再回来。

站在台上,他的脚还是痛。他面前是明亮炽热的灯光,几乎闪的他睁不开眼。他面前是人群潮流,姑娘们真挚而满含爱意的眼神。伴奏响起时,他开始唱歌。

“当谁想看我破裂的样子,我已经又顽强——”

“重生一次。”

铺天盖地的掌声与欢呼声。迎接他必将是光明。

恋爱效应车

一辆车。
也是500粉的福利吧。
希望您们多关注我。不要只点红心心。
可能会许多bug。您将就看。
笔芯。

两个人越来越粘糊。孟鹤堂的尾巴越来越喜欢缠着他。

他那时候还小心翼翼,问孟鹤堂知不知道他有尾巴。

孟鹤堂懵逼了一会,开始刹车哭。

“嘎——你发现了我的身份,就要对我负责!”

周九良手足无措。

“是是是你自己露出马脚的。”

“我不管!嘎——”

“我答应你行不行?你别哭了!”

以上。

得,不明不白的就在一起了,偏偏两人还若无旁人的秀恩爱。

秦霄贤苦,秦霄贤累,秦霄贤借酒消愁。

周九良举手想跟着去。

秦霄贤:别了别了别了祖宗。我怕队长揳死我。

周九良说嗨没事儿,你忘了我们队长是植物人吗。我还在呢。周九良自信的拍拍胸口。仗义的跟什么似的。

然后周九良名正言顺的喝醉了。孟鹤堂给他打电话,他口齿不清要飞出天际。

终于问清楚了。孟鹤堂开车开的飞快,秦霄贤颤抖着给他送上去,孟鹤堂没说什么,就让他早点回家。

说了句谢谢队长,跑的不遛烟儿。

恋爱效应

普天喜庆。
终于考完了试。
这一篇过后准备开车。

1.周九良坐在后台看手机。秦霄贤过来猛的拍他的背,吓的差点没把他那小身板掀出去。

孟鹤堂背对着他倒水,身后的尾巴跟着扫来扫去。

???

周九良愣住了。周九良掐了一下自己,疼。

然后他就把秦霄贤扔了出去。

秦霄贤:???

2.那尾巴好看极了。像雪似的白色,缀着黑色的条纹。又长又细,毛绒绒的,看着特别想摸。

秦霄贤不堪重负,总在最关键的时刻过来搅和。

周九良没理他,仍然若有所思的盯着雪白色的尾巴。

秦霄贤纳闷,朝着他的方向看。于是发现了新大陆。他不可置信的看着周九良,甚至想用手去薅他的卷毛。

“诶,你看得见吗。”

秦霄贤少女尖叫。

“妈呀,周九良!你竟然盯着孟哥的屁股看!你个变态!”

周九良话都没说出口。被秦霄贤的声音吓了一跳。

“我没有……”

“说这话你都丧良心!”

周九良捂脸。

好家伙,这下全部人都知道了。

3.他发现只有他才能看见孟鹤堂的尾巴,他有些小得意。

那尾巴在他身后动来动去,晃着不大不小的弧度,看着心痒痒。

“九良?九良?”

“诶。”

“想什么呢。”

“嗨,没啥。”

尾巴急切的开始摇。

周九良托腮。什么时候才能摸到呢。

4.孟鹤堂私底下很稳重。

周九良私底下很活泼。

但孟鹤堂的尾巴可什么也藏不住。开心了就使劲摇,不开心就蔫蔫的耷拉下来。

比如现在。

“诶我最近跟你说话你也不搭茬,你是不是不舒服啊。”

孟鹤堂抱怨了。孟鹤堂很不开心。尾巴也不摇了,有气无力的耷拉,还掉了雪白的毛。

周九良被萌到了,看着尾巴着急又心疼。孟哥最近是不是吃咸了???

今天的周老师情商也很低。

5.孟鹤堂发现周九良最近很黏他。

他本来挺生气的,可小孩儿用大眼睛盯着他,他就生气不起来了。

周九良坐着。那条尾巴正往他胳膊上缠,触感特别好。他笑的眼睛都弯了。孟鹤堂一看周九良的大白牙,他也开心。两人一起说说笑笑。

“孟哥,你最近少吃点盐吧。”

“啊???”

秦霄贤:妈卖批。(・●・)

6.秦霄贤很难受。最近队长和队长夫人热衷于秀恩爱,周九良每次一靠近他,孟鹤堂就不开心。周九良眼神没离开过他,不知道看到了什么,话说到一半跑的不溜烟。

我好想梅梅。秦霄贤望天。不去看周九良给孟鹤堂买芒果西米露的宠溺眼神。

很坚强,不需要抱抱。

7.张云雷和杨九郎今天来了七队,两人热情招待。张云雷行动不便,又想喝水。便拍着杨九郎的屁股催他倒水。

周九良看着孟鹤堂使劲晃动的尾巴,有些不自在。

怎么看到谁都摇这么欢。又想到对面是师哥,不能吃醋。

吃醋?

周老师迷茫了。再看向两人。一会功夫杨九郎回来了。一杯不烫不冷的温白开递给张云雷,一边问他今晚吃什么。

张云雷头也不抬,撒娇让喂。头上的猫耳抖了抖。竖了起来。

周老师又瞬间懵逼。朦胧之间懂了什么。

8.他跑去问杨九郎。

“你能看见张云雷头上有耳朵吗?”

杨九郎一脸看智障的眼神。

“那不都长着呢嘛。”

周老师很心急。跟他比划。

“就头顶上。还会动的猫耳朵。”

杨九郎愣了。杨九郎的表情意味深长。

“你也能看见啊。”

9.小张老师扭着身子走了。头顶的耳朵抖着。像一只高贵的猫。

周九良愣愣的看着他孟哥。

“你能看见尾巴是吧。”

张云雷笑着问他。

“这是一种效应吧。只有看到喜欢的人才能看到尾巴。”

孟鹤堂摇着尾巴向他走来。笑眼弯弯,用姑娘们的话就是苏断腿。

不知名的情愫在心里。他捂住脸。感觉在升温。耳朵尖儿都发烫。

我完蛋了。


一个花絮。

“那为啥我能看见你的??我对你没有那样的感情啊??”

周老师很着急。

张云雷差点被他气死。

“你什么时候看见的?”

“杨九郎喂你水的时候……”

“这不就是了嘛。”

原来喜欢一个人,捂住嘴巴,不看眼神,尾巴和耳朵也是藏不住的呀。


我真的是个很可爱的德云女孩儿。
不打算关注我一发吗。(`Δ´)

当七队后台有了旁白

明天中考。
写个段子放松一下。
堂良保佑。


“去你的吧。”

声音落下,两人鞠躬便下了台。

七队后台,秦霄贤正坐着刷抖音,乐的正欢。

周九良顺手拿了孟鹤堂的水杯,喝了几口,又给他孟哥递过去。孟鹤堂很淡定的接过。

“孟鹤堂现在心里很开心。”

一个宛如儿时常看的动物世界里赵忠祥老师慈祥的声音响起。

“卧槽!谁!!”

孟鹤堂先反应过来,吓了一个激灵,反身抱住身边的周九良。

周九良安抚的拍了拍孟鹤堂的抓住他的手,无奈的看向愣住的秦霄贤。

“行了,别吓他了,关了吧。”

老秦:???

周九良你那一副我知道是你的表情是要怎样嚯,看不起单身狗吗。

旁边奶球仿佛是和他爸心有灵犀,冲着秦霄贤汪汪汪。秦霄贤突然有些蛋疼。又有对女儿不知名的欣慰。

“要不是我打不过你我早和你翻脸了,欺负我没人疼嚯。秦霄贤如是想到。”

“卧槽这哪儿来的鬼声音!!”

秦霄贤的反射弧终于上线。声音都吓劈了。于是他转身毫不犹豫的冲过来。三人抱成团。

“孟鹤堂想挪开秦霄贤扒住周九良的手,对他丝毫没有同情心。因为他真正的目的是抱周九良。”

“孟哥???”

“我不是!!我没有!!”

周九良很无奈。周九良很奇怪,可看孟鹤堂要开始刹车哭了,他就残忍的推开了秦霄贤。

兄dei,这是为了大家。

周九良抬头问,您到底是个什么物种啊。问完后他觉得自己像个傻子。幸好那声音也没让他尴尬。慈祥的声音依然如初。

“我是什么?我是旁白呀。”

能想象赵忠祥老师撒娇的尾音吗。就像是三个油腻老男人喝醉互相叫哥哥一样。

孟鹤堂安静下来说,我觉得这不大可能。

秦霄贤说,我也觉得,这是什么bug在里头。

“我知道你们心里想的什么。”

“孟鹤堂看到秦霄贤心里毫无波澜,甚至想封他箱。”

“孟鹤堂看到周九良心花怒放,甚至想……嘎……”

孟鹤堂的刹车叫盖了过去。

周九良心里有点儿彷徨,有点儿期待。孟鹤堂挂在他身上,他也不好问。秦霄贤在一旁很怀疑人生。他看向周九良想要一点安慰。却被孟鹤堂的寡妇脸吓一跳。

“事实上,周九良和秦霄贤确认过眼神,是要拿他祭天的人。”

秦霄贤愣住了,秦霄贤哭了,秦霄贤跑出去了。他还嘤嘤嘤。周九良打心里嫌弃。

“行了,下来吧?”

孟鹤堂乖乖的站好,气氛一度很尴尬。

周九良挠挠头,孟鹤堂眨眨眼。

“再说一个事实吧。孟鹤堂喜欢周九良。”

周九良猛抬头,他看见孟鹤堂的脸逐渐变红。

孟鹤堂破罐子破摔,对,我就是喜欢你咋样。

周九良不说话。低头不看他。

“九良啊,你……你别害怕,我…我没有恶意的,我只是……”

“周九良心里响起《爱你在心口难开》。”

“我我我我没有。”

周九良磕磕巴巴,孟鹤堂才好好看他。

小孩儿眼神四处乱飘,耳朵尖儿红红。

孟鹤堂笑了。

“周老师。”

“……”

“周老师?”

“……干嘛呀。”

小孩儿的奶音闷闷的嘟囔着。

“周老师,我要亲你啦。”



秦霄贤:你们是好了,我是要死了。🙃

“你所见即我。”

“紧抱桥墩,我在千寻之下等你。水来,我在水中等你。火来,我在灰烬中等你。”

“他会得到答案,这儿的风雪不能阻挡。”

“阎鹤祥说,我的理想型,就是他。”

@山岐千岁

表达不出千分之一对您的赞美。

只有以字表达对您的喜爱。

以山海为名的重逢与爱情。❤️


“Even when I had nothing, I had Bucky.”

当我一无所有的时候,我还有他。

“Loki, I thought a world of you.
I thought we were gonna fight side by side forever.”

你是我最珍贵的。

最爱的人。

我最爱你

狗血失忆梗
一个梦的罪恶开端。

大概是黑道吧。孟哥在我心中真的攻炸。
bug可能有很多,姑娘们凑合着看。



———听说堂七口的老大被孙家帮下毒手啦。

———哟,那位可是人物啊。

———嗨,再厉害也差点儿丢了性命啊。

两人正说着,迎面走来一人。

那人不算高,眼神冷淡,无意往他们那边看了一眼。却让俩人都闭了声。

“说够了吗。”

说话的两人冒了冷汗,连忙笑脸相迎。

周九良没功夫搭理他们,他抬脚往病房部走去。

几日前,孟鹤堂在执行任务的过程中受了重伤。

那帮孙子来阴的,趁他不注意伤了孟鹤堂个措手不及。

如今那人病怏怏的躺在床上,双目紧闭,淡眉长睫,掩饰不住他依旧好看的脸庞。

周九良静静的望着他,抓了抓头上的卷毛,轻声叹了一口气。

先生,快醒醒吧。


秦霄贤气喘吁吁的跑来告诉他孟鹤堂醒了的时候,他还是懵的。

老秦一张帅脸欲哭的表情和巨人身高不太和谐,以往他还会嘲笑他。,可现在他没时间。提着刚买的芒果跑向了医院,连秦霄贤在背后的喊叫也不管不顾。

哐铛一声,他急急忙忙踹开了门。

那人坐在床上,正望向窗外,眉眼如画。瞧见他进来,才望向他。往是周九良经历了那么多事情,却还是有想哭的感觉。

他一路奔来,卷毛也给吹乱了去,眼下的黑眼圈遮不住,嘴唇干裂,他放下手中的芒果,走向孟鹤堂。

“终于舍得醒啦?”

他带着开玩笑似的的语气问他。

孟鹤堂看他的那双眼睛还是那么亮,眼底却毫无波澜。

“你是谁。”

他问他是谁。周九良愣住了。一个不留神腿一软,差点儿跪在病床边。他没想过这种狗血的事会发生在他身上。

他脸色苍白,挠了挠头发,嘴唇又红又干。张嘴想说话又咽了下去,有苦说不出的模样。

“……我是周九良。”



出院没几天,张云雷带着杨九郎风风火火的过来瞧孟鹤堂,这才晓得孟鹤堂失忆的事情。

张云雷忧心忡忡,看着那人冷冷的不说话,一点儿也没瞧出此人是孟鹤堂。

“小哥哥,你还认识我不?我是小辫儿啊!张云雷!”

孟鹤堂上下盯了他几眼。吐出三个字。

“不认得。”

秦霄贤一边目瞪口呆。这是什么神发展?他瞅瞅周九良心里疯狂吐槽这狗血的剧情。

周九良嘬了一口茶,一旁低头捣鼓着手枪。没什么反应。

“先把他接你们那儿住住,那帮孙子准还得找机会,你们那儿安全。”

张云雷看着他点了点头。张云雷是天津城底下长大的,正巧他父亲是位人物,这地方没几位敢和他老爷子较劲。偏生老爷子底下只有他这么一个儿子,宝贝的不得了。何况杨九郎在他身边,更不用担心。

张云雷理所当然的带走了孟鹤堂。周九良把他们送到门口儿,看着汽车逐渐消失在拐角。

他点了点太阳穴。孟鹤堂安全了,他该好好的理一下他们家的破事儿了。

他召来七队,对孙家这次办事进行了分析,叫了几个人去守着堂口,又和秦霄贤去清点了武器。

库里头,两人都不说话。秦霄贤背对着他,低音炮闷闷的,带着小心翼翼。

“九良啊,万一孟哥……我说万一啊,他真记不起来了,你怎么办啊?”

他听了这话,抿嘴笑了笑。调侃老秦是不是肥皂剧看多了。他开玩笑说,我能怎么办啊,让他找个好姑娘好好过吗。

他嘴上说着,其实心里门儿清。他不可能这么做。就算孟鹤堂记不起来,他也一样,安安心心呆在他身边。周九良和孟鹤堂在一起七年。他还未成年的时候,孟鹤堂就把他拴在身旁,直到今天。

他们两人之间有一段无形的线,而在线的那头,除了孟鹤堂,就不能是别人。

什么风风雨雨没经历过,什么生死离别没感慨过,这不都不过来了吗。

他打发了秦霄贤,在里面静静的待了一会,然后抬步走向夜色之中。



直到他再去看孟鹤堂。

孟鹤堂还是孟鹤堂,身边却多了一个姑娘。

那人姓尹,眼睛很亮,笑起来有两个梨涡。是张老爷子捡回来的女娃。在张家待了多年,张云雷觉得她靠谱,便把她安排去照顾孟鹤堂。

没想到这一见面,腼腆的女孩子情窦初开,对孟鹤堂起了不明的情愫。张云雷也很苦恼,呆在他家这么多年,比孟鹤堂好看的也多了去,怎么偏偏爱上孟鹤堂呢?

他也想了法子,可这人也算是他的小妹妹,那边又隔着周九良。他也纳闷。杨九郎揉了揉他的头发。

“让她去吧,孟鹤堂肯定不会应的。”

——前几天

孟鹤堂到了张云雷家,便告诉了他真相。他这次失忆,是计划好了的,只是他谁也没告诉。张云雷吃惊,忙问他想干嘛。孟鹤堂笑了笑。

“那帮孙子害我挺惨,我不讨回点儿什么,也太亏了吧。”

“你为什么不告诉周九良?”

孟鹤堂叹了口气。眼底是无奈和温柔。

“他们这次能害了我,肯定也想办法阴九良,我舍不得,趁我身子弱,有可能威胁到家门口儿,我不能告诉他,依他不会同意的。”

孟鹤堂一眨眼,周九良便知道他要什么。

他们之间默契的可怕。任何人都插不进来。他无奈之中做出了这个决定。

于是尹姑娘遇见了他。那是个好姑娘,不谙世事,纯洁的像一张白纸。她是家中少有的女子,所以受宠的多。女孩儿见了他,笑眼盈盈,乖巧动人。把他照顾的很好,他打心里感谢尹姑娘,却对她的这份纯真的爱意无法给予回报。

周九良有几日没来看他了,可他心里也知道,周九良一定在计划着什么才把他送过来,这样他也好动手。

可是他能不想吗。他真的很想周九良。在花园里看到一枝花想他,看到有趣的事想他,连看到天空中飞过一只鸟,都想告诉周九良。

身边没有周九良,只有尹姑娘。她陪着她散步,给他讲有趣的故事,给他看她养的小动物。阳光正好,撒在他身上,他心里却装着别人。

尹姑娘看出了他的心不在焉,嘟了嘟嘴,轻轻推了推他。

“你在想什么?你有听我说话嘛。”

孟鹤堂回过神,抱歉的笑笑,然后认真的盯着她。

尹姑娘被看红了脸,扭过头去。

他嘴角带笑,摇了摇头。

全没看见他身后不远处的周九良。


周九良压低了帽沿。他最近很累,甚至顾不上看孟鹤堂。好不容易路过张家进去看一眼,便看到了这些。

挺刺眼的。周九良很平静的转身离开,他一直都不是什么矫情的人,可到了这种时刻他也像电视剧的女主也一样,一走了之。

“九良?这就走了?”

张云雷的声音传来。他暗叫不好。 脚步急促,不知道什么,只想逃离。身后是脚步声,他索性跑起来,直直跑了出去,头也不回。

孟鹤堂只追到了院子中。他身上还有伤,不能跑太远。周九良飞一般的逃走了,只留下残影。他慢慢的蹲下身,懊恼的攥紧了拳头。

周九良是一直相信的。

他相信他和孟鹤堂不会分开。他近乎执着的认为,他们的爱坚不可摧。

他们的确很少说爱对方,可总陪在对方的身边。把后背交给对方。信任对方。

可现在,他只觉得可笑。

大概是他累了,有可能是别的原因。他对自己的相信感到疲惫。

少年抬头看天,毫无一丝云烟。眼底一片迷茫。


孟鹤堂和张云雷商量好了,也不顾他身体恢复的如何,他要去端了孙家帮的老窝。他想尽快的回到周九良身边。无论如何。他具有很强的领袖能力,很快安排好了人员地点。

他不能再等,周九良也不能再等。

周九良是一个说做就做的人,他不是冲动的,可他现在很生气。非常生气。于是他带着人,便理直气壮的先干掉了他孙家南边的仓库。

孙家被打个措手不及,可人员充足,一会儿便进入了战斗状态。周九良拿着92式手枪,眼神凌冽,毫不手软。像是毫不眨眼的死神一般,血溅在他袖口,他看也不看。

很快,南库被攻陷了。前面报信的慌慌张张传来。

“周哥,周哥——

正院儿被端了!!!”

他猛地回过头。

“……是谁?”

他颤抖着问。

“——孟…孟鹤堂。”


张家大堂

人很多,七队的都在,张云雷和杨九郎坐在一旁。尹姑娘害怕的躲在一旁。

孟鹤堂正面对着周九良站着。

周九良的心情很复杂。他不知道该说什么。或者问什么。该从哪儿问起。

他们静静的站着。孟鹤堂身上还换着他以往出行任务的便服。他有些手足无措,不敢面对周九良那双清亮的眼睛。疑惑,难以置信。大概还有失落,迷惘。

他应该对周九良有一个合理的解释。他硬着头皮解释了事情的经过。

周九良静静的听着。他逐渐低下头,看不清他的表情。孟鹤堂的心情渐渐平静,他仿佛讲给每个人,讲给周九良听。小孩儿袖口还沾着血,手枪被丢在桌子上。他心里揪着疼,像是被人抓住了把柄。

在周九良面前,去他妈的欺骗。他现在恨不得把心掏出来,告诉周九良他爱他。

话音落下,满坐寂静。空气仿佛凝固了,大气也不敢出。一段时间,周九良猛地抬头盯着他。

他眼里满是血丝,眼眶红的吓人。突然他慌乱起来,四处看着。他瞧见了那把手枪。

他迅速地拿起手枪,又差点抓不住它。

他把手枪对准了孟鹤堂。孟鹤堂愣住了。他只站在那里。望着周九良。

突然一个娇小的身影挡在他面前。

“别杀他!”

尹姑娘泪眼朦胧,声音在抖,依然坚定挡在孟鹤堂面前。

他看见周九良的手以肉眼可见在颤抖着,他差点以为那把枪太重,他握不住。

周九良快看不清了。不知名的眼泪在他眼眶里打转,他心态都快崩溃了。他的手不听控制的抖,他快看不清孟鹤堂了。在眼泪滴落的前一刻,他转过身,将手枪丢下,跌跌撞撞的走出大堂。

孟鹤堂追了上去。周九良走的很快,孟鹤堂一边喊一边追,可周九良像是没听见似的。他累的气喘吁吁,旧伤像是不长眼的又复发。

“九良。我疼。”

周九良停下脚步,孟鹤堂赶紧追上去。他猛地抱住周九良。

“对不起。”

“对不起。”

周九良的头靠在他肩膀,他的肩头感觉到一阵湿意。他狠狠地推开孟鹤堂。

“你他妈就是一王八蛋!”

周九良哑着,一张嘴全是哭腔。那感觉,原来很揪心。周九良并没有啜泣,更没有背脊起伏,只是眼泪一直流,只是握紧的拳头,一直松不开。

他颤抖着抓住了孟鹤堂。像抓住海中的沉木,像抓住最后一根救命稻草一样。

孟鹤堂亲吻着他的眼睛。

“我爱你。”

周九良恍惚想起七年前那个晚上。孟鹤堂喝醉了,壮着酒胆问他。

“你喜欢我吗?”

含糊不清的鼻音。周九良闷头不说话。

“周九良。你爱我吗。”

周九良看着他因为没得到答复要哭不哭的表情,无奈的笑了。

“我爱你。”

“我最爱你啦。”

我最爱你。




多评论,多关注了解一下hhhhh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