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醉宸凉。

非著名周吹。
为周九良献出心脏。

他是龙

沙雕预警。

很短没有剧情。

大家凑合看。

梗来自我们家的深深 @阿深 和邦邦 @南邦




1.


很久很久以前,有一条龙叫孟鹤堂,他威猛高大,煞气逼人,有着锋利的爪子,杀起人来不眨眼……


2.


周九良:请开始你的自圆其说。


孟鹤堂:嘤。


3.


隔壁龙都跑去抓公主了,我也不能落后。孟鹤堂这样想着。


于是他抓回了还在弹弦子的周九良。


4.


周九良小老弟你怎么回事??


孟鹤堂:第一次做坏人有点紧张下次注意。


周九良:你他妈还想有下次?


5.


周九良很懵逼,看着眼前庞然大物立在他面前,在他面前,金色异瞳让人有压迫感,坚硬的皮肤,怎么看怎么都是罗曼蒂克的剧情。


周九良问他:你为啥抓我啊?


孟鹤堂:他们说公主有一头乌黑的卷发…


周九良:?


孟鹤堂:它们还说公主多才多艺会西洋乐器…


周九良:??我他妈那是三弦!


孟鹤堂balabala说了一大堆。


周九良:他们没告诉你公主是女的吗?


孟鹤堂:你不是女的吗??


周九良:傻逼玩意儿。


6.


周九良很快坦然的接受了他被抓的事实。


孟鹤堂一脸怀疑人生,窝在洞里惆怅。


周九良戳了戳他,让他带自己出去转转。


孟鹤堂:不!只有公主才有这个权力!


周九良生气的叉腰,你丫把我抓过来我还没说啥呢。


孟鹤堂想想也是,也坦然的接受了事实。


远方的公主:?


7.


周九良觉得自己在坐飞车,孟鹤堂飞起来像撒疯似的,完全不顾身上有个人。


孟鹤堂突然停下,他差点没飞出去。还没喘口气,就见孟鹤堂打了个喷嚏。


于是下面森林着火了。


孟鹤堂:?谁在骂我?


周九良:厉害啊。


8.


孟鹤堂碰着隔壁龙了。


隔壁龙叫曹鹤阳。


俩龙聊天周九良看得一愣一愣的。


曹鹤阳:哟这不是小孟吗,吃了吗您?


孟鹤堂:还没吃呢,准备去了。


曹鹤阳:还那儿吃呢。


孟鹤堂:是啊,每天中午就这一顿,准这儿吃。


曹鹤阳:叫外卖多好啊,人正多呢。


孟鹤堂:嗨我吃一口得了……


周九良:??说相声请找北京德云社好吗


孟鹤堂:那是什么地方??


周九良:哦豁。出现了什么bug吧。


9.


孟鹤堂一天到晚跑去学情话。


他觉得周九良一定会有一天被他感动的。


每天找来一堆骚话对着周九良念。


孟鹤堂:啊!你的眼睛又大又亮,美丽动人……


周九良:闭嘴。


孟鹤堂纳闷,你为什么不感动啊。


周九良斜他一眼问这是什么。


“情话锦集,百分之九十九的女生听了都哭了。”


周九良:再你妈的见。


10.


孟鹤堂:你是怀了我的蛋吗?


周九良:你说啥??


孟鹤堂:你以前不是这样的,我以前背你都不吃力。


周九良:滚。


11.


周九良喜欢森林里那条小溪。


现在他光着脚丫子在岸边划水玩。


裤脚挽到膝盖,腿伸进水里。


周九良低头玩了会,抬头看着孟鹤堂笑眼弯弯。


“真好看。”


真可爱。


孟鹤堂想着。


12.


很久很久以前,有一条龙叫孟鹤堂,他威猛高大,煞气逼人,有着锋利的爪子。


他身边有个弦师,名叫周九良。


他们每天过着很沙雕的生活。


孟鹤堂化成人形了。


他望着周九良笑。


“现在你可以亲我啦。”


啊——。

妈妈爱你。

周九良怎么这么可爱啊呜呜呜。

我可以为爱排除万难。

但万难之后又是万难。

我要她们轻如云霁,繁如夏花,炽热如星火,我只需要靠近,靠近,然后落为一地灰烬。


我脆弱,自私,配不上她们万分好啊。


我要怎么去见她们。


遇见你后
每天清晨我都种一支玫瑰
今天是我遇见你的第107天啊
我拥有了107朵玫瑰
所有的路人路过 都要称赞我的玫瑰花
也有想要折去一两朵的
我通通不理睬
直到那天你来
你笑眼弯弯说話
我捂住耳朵想跑开
发现脚不听我的使唤啊
我苦恼自己不争气
可对你还是无法抗拒
最后一句写什么呢
我咬着笔头想很久
将我爱你当作最后一句吧

@芣苢
生日快乐呀我的仙女♥

他这是第五次被赶出来了。


那些人粗暴的把他往墙上一摔,墙与身体撞击发出闷哼声。


他被撞的头晕脑旋,头顶昏暗的灯光让他仿佛置身云端,又被下一次重击打回到地下。


他嘴角带着淤青,一抬就扯着,撕裂般的疼。


头上浇下来的是冰凉的液体,再补上一脚,他彻底没力气了。


被丢在破纸箱旁边,带着一股恶臭,他挣扎了几下却没能起身。他举起酸痛的胳膊蒙住眼,好像这样就能缓解头晕。




孟鹤堂一身蓝西装,将头发向后梳,用发胶固定的完美。他刚在应酬,手机突然有来电显示。他撇了一眼,将其挂掉。抬眼带着歉意的笑和对方说需要离开。


周九良模模糊糊听见皮鞋踩在地面的声音,一声一声刺激着他的神经。


他只觉得他头又疼了。


孟鹤堂丝毫没有被这恶劣环境影响,他仍然优雅的像个英国绅士,每一步像是在踏红毯,和脏兮兮的周九良成了鲜明对比。


周九良还没抬眼,便被一个猛的提起来。他嘴角又被碰到,发出嘶嘶的吸气声。没什么力气,只能靠在孟鹤堂身上。那酒的味道混着他的香水味,惹得孟鹤堂皱眉。


他沉默一会,扯着周九良的头发将他向后仰,露出他那张脏兮兮的脸。他啧了一声,凑到他耳边和他低语。


“你怎么这么废物呢。”


周九良被扯的生疼,孟鹤堂的气息喷在他耳边像火似的。他在这儿被吹了很久了,脸和手都冰凉,忍不住靠近那人。他无所谓的笑笑,两只手搂过孟鹤堂的脖子挂在他身上撒娇。


“我是废物啊。哥哥你帮帮我,快把那些人杀了吧。”


孟鹤堂笑了,他那双深邃的眼又满是柔情。他放开他的头发,去搂住周九良的腰,额头贴着周九良的额头像是恋人低语。


“好啊。你也帮帮哥哥解决下问题吧。”


他的手在周九良的腰窝出摩挲,带着色情意味的慢慢向下滑。


周九良了然,拍了拍孟鹤堂的手,蹲下便去解他的西裤。他熟练的解开他的皮带,一切都很自然。除了那双颤抖的手。


温热的口腔让孟鹤堂发出谓叹,双手插进周九良的发丝,温柔又力的按住他的头。酒气和腥气在周九良鼻腔里乱串,他觉得自己快窒息,发出呜呜的叫声。他突然意识不到自己在做什么,脑子里仿佛是一团浆糊,取悦孟鹤堂大概是唯一认知。


他难受的要命,眼红的在快要落泪的时候孟鹤堂放开了他,他大口喘着气。那只好看的手伸到他耳后温柔的轻抚,像是在安慰受惊的猫一样。


他的意识快要溺如大海深处,在闭眼前一刻孟鹤堂的声音还如播放老电影般的低沉。


“好孩子。”






梗来自图片。

如有问题请私信。


“我最感谢他啊。”

“我最爱他。”

重过仰光


我把我整个灵魂都给你,连同它的怪癖,耍小脾气,忽明忽暗,一千八百种坏毛病。它真讨厌,只有一点好,爱你。



就算周九良不去说,不去问,孟鹤堂也会把爱给他描绘清楚的。



孟鹤堂是个及其感性的人,他敏感又细心,多年苦磨练出他的棱角。金牛座本就是沉稳的性格,孟鹤堂的节奏是很舒缓的,他生来就不急不躁的模样,一双眼深邃,可眸色很浅,仿佛一乘着汪贝加尔湖。



孟鹤堂确实很会表达爱。他想着。



他沉稳的时候理智过头,却总会有孩子气的时候。就算步入三十岁,他仍然固执的会怕鬼,会被吓到。



会在机场望着周九良的去向,会在他肩膀上留下一个牙印,会宣誓主权。他如同任何一个活在世上的普通人,通俗又渺小,去爱着他的爱人。



孟鹤堂自然费劲。费尽心思要去把他满腔爱去诉说,在不经意间去体现他的独权。他自然而然去靠近。他拿着手机看着粉丝的视频,想着周九良头发的触感。



他被拉去拍戏,迫不得已和周九良分开,导演很耐心的给他讲戏,是关于感情的。女主角跑来找他聊天,那是个非常得体的姑娘,孟鹤堂端着饭盒听她说话,回过神来对方已经开始了下一个话题。



他努力想把精力放在这上面,他觉得对不起,可他改不了。能再让他24小时想着念着并专心对待的人,除了周九良就不能是别人。



他不禁失笑,姑娘不解的问他是否哪里出了错,他摇摇头说没有,你继续。他也奇怪,他总能想到周九良。今天发生的一件小事,晚上吃的什么,甚至天空中飞过一只鸟,他都很想告诉周九良。



我很想见他。



这话在他心里藏着很久,也没说出口。



惦记人总要找理由的吧,不然他为什么没这么想秦霄贤呢。



他自己心里难道不知道答案吗。他透彻的很。细数着日子,周九良的生日马上到了,可他这是个不算理由的理由。他们最近很忙,忙到没有时间去考虑多的问题。可他偏偏想给周九良最好的。





周九良很无奈,他在粉丝群里说了三遍不要过生,下一秒就被刷的无影无踪。这些姑娘哪听啊,恨不得给他弄一个隆重的生日。他不是没有收到过,他感谢,却做不到每个人都去回报。



他马上开始他第二十五年的人生,而这过去的八年里,都有孟鹤堂的影子。他的身影照着从今往后,永远不会消失。



对于离开孟鹤堂这件事他是没有毅力的。他记起往年的冬日,他和孟鹤堂手牵手在雪地里散步,很冷很冷,他们头上是细白的雪。



少年误事。他突然想起这句话。孟鹤堂在他侧旁,冷风侵蚀了他麻木的神经,只有孟鹤堂的手能传给他温暖。孟鹤堂突然想到他的生日,他笑着和周九良规划下次生日要如何过,周九良不语,只是看着他手舞足蹈的比划。



这是他微不足道的幸福。也是他不可或缺的氧气。想如雪花般落你满头,不再踌躇,想奔向你白色的生涯,成为你千年不化的雪。他如此想着。在孟鹤堂再一次将他抱住之前,于是雪景崩塌,只剩春光。他便不愿成为那雪,只变成沉浸爱恋的俗人。




今天是他的生日。他被队员们簇拥着给了他一个惊喜,礼花纷纷扬扬散着白色的碎屑,像是他往年冬天下的细雪。



孟鹤堂在楼下等他,他们还要去过一个属于他们的生日。



他和大家道了别走出去,晚秋的风带着丝丝寒意,他被冷的一哆嗦。他穿着一件黑色的单薄卫衣。没关系,他想,孟鹤堂身上,一定围着松软的围巾,穿着宽大的风衣张开双臂等他过去。




周九良生辰快乐。

看完决赛再来发,真的感触很多。

他们真的太棒太棒了。

堂良和金东每一个都值得。


所以谁才是直男

沙雕凉凉预警。烂尾预警。
我尽力沙雕了。
可能还是不好笑。
超级感谢钾钾提供梗。
是我把它写毁辽。

1.

周九良现在很委屈。

北京的风像大嘴巴啪啪望他脸上拍。

他后悔一个小时前不应该回寝室打游戏。

如果他不打游戏,他就不会遇到猪队友。

如果不遇到猪队友,就不会气到骂街。

如果不气到骂街,他就不会摔鼠标。

如果不摔鼠标,他就不会碰倒室友的热水瓶。

如果没有碰倒热水瓶,他就不会被以此为威胁拽去帮人家表白。

如果不帮他表白,他也不会蹲在女生寝室楼下点一圈爱心蜡烛。

如果不点蜡烛,他就不会被妖风吹灭一次又一次。

如果不被吹灭一次又一次,他就不会被浇一头水怀疑人生。

如果没有被浇水,他也不会被锁在寝室门口。

如果没有被锁在寝室门口,他就不会在楼下被同系学长捡到。

如果没有被学长捡到,他也不会被领到学长寝室。

如果没有被领到学长寝室,就不会碰到暗恋的对象了。

孟鹤堂捧着热水亲切的说,来,多喝热水。

披着人外套的周九良觉得很感动极了,并且自我检讨了一下怎么喜欢了一个直男。

然后鼓起勇气说谢谢学长。

周九良很方。他低头问他同寝的郭麒麟多久回来,郭麒麟二话不说甩给他一张他和男朋友的恩爱照片。

周九良:mmp。

孟鹤堂在喊他。周九良慌忙关了手机抬头,孟鹤堂低头,两人亲了个满怀。

2.

孟鹤堂蹲在宿舍楼下,手里拎着两斤鸭脖子。

秋风呼啦呼啦的吹,他没有穿外套,冻得瑟瑟发抖。

他后悔了一个小时以前答应了这个真心话大冒险,身体跟游戏比总是不值一提。

“小孟,这很简单,你上去找到九良,跟他表个白,就行了。”

他突然想抽自己一嘴巴,因为十分钟前他好像还没表白,就跟人家接了一个吻。

怎么就那么狗血呢,一个抬头不见低头见的吻。

他提着鸭脖子上楼,回到寝室的时候周九良已经不在了。两人亲上的时候都懵了,孟鹤堂结结巴巴脸红,周九良呆若木鸡安静如狗。

“我我我我下去买点儿鸭脖。”

他很傻逼的回了周九良一句,然后跑得飞快。自己怎么那么怂呢。他挠了挠头,忧伤的啃了两口鸭脖子。

同寝室的烧饼回来凑过来吃,被他哭丧的脸吓到。

“你怎么了?辣哭了啊?”

他向烧饼说了刚刚发生的事,烧饼一脸不可置信。

“我他娘的给你带回来,你他娘的跑了?”

“ language。”

孟鹤堂被打的很惨。

3.

郭麒麟回来的时候吓了一跳,周九良周围是满地的烟头。

“周周周周你怎么了??”

周九良冷静的摇了摇头。

“我和孟鹤堂接吻了。”

郭麒麟:啥????

这件事说来话长。周九良刚来的时候还是个钢铁直男,看着郭麒麟在寝室边抠脚丫子边和男朋友聊天撒娇。

“不行不行不行。”

“你来接我嘛。”

周九良对此感到嗤鼻。

“爸爸的快乐你想象不到啊!”

小郭同志如是说。

但是他看见了孟鹤堂,大二的学长在晚会上表演节目。灯光撒在他头上,孟鹤堂一人坐在台上弹着吉唱歌,温柔又帅气。

他的心跳无法抑制的加快,愣愣的看完那人全部的表演。

忍不住跑去问了他名字,才知道他是大二里很受欢迎的人。他只好把这份心动给藏在心底不去说,但今天这发生的是什么事啊。

他挠了挠头,叹了口气。

4.

周九良最近都躲着孟鹤堂走。

孟鹤堂总是过来逮他。

两人就跟玩无间道似的,干什么都警惕的不得了。

终于有一天孟鹤堂在宿舍楼底下堵着他,周九良在台阶下,他在台阶上。他叉腰指着周九良。

“周九良!啊……”

孟鹤堂踩了个空,摔了个狗吃屎。

周九良:哦豁。

他都没来的及躲,孟鹤堂一个轱辘滚到他脚下。

李鹤东和谢金在楼上抽烟。

“哟,这谁家刹车坏了?”

“学校里没车啊。”

李鹤东很不解。

5.

周九良光荣的承担了照顾孟鹤堂的责任。那人可怜巴巴的躺在床上,腿上和胳膊上都有淤青,惨不忍睹,周九良给他上药的时候都小心翼翼。

他看着孟鹤堂泪眼朦胧给自己吹伤口,无奈又好笑。孟鹤堂见了忙给他撒娇。

“你帮我吹吹呗。”

周九良温柔的拉起他的手,给他冰敷。

孟鹤堂:嗷嗷嗷嗷好凉!!!

周九良:你就作吧。

嘴上埋怨着,手上动作却轻了不少。这可是他喜欢的人,玩笑归玩笑,他没有办法下狠手。

他折腾完了孟鹤堂,准备要走。

孟鹤堂拉住他让他留下来,周九良回头看他。

“你一直男,别撩我了行不行。”

周九良神情特别认真,孟鹤堂支支吾吾吓了一跳。

周九良推开他的手准备走,又推不动,不小心碰到他伤口,又疼的孟鹤堂嗷嗷叫。

他忙回头去看,孟鹤堂啥事儿没有看着他笑。

“我是真喜欢你。”

路灯透过窗户照在他半张脸上,孟鹤堂的眼睛又亮又好看,盯的他双颊发烫。

“我那天,本来是去找你表白的,结果,结果那天就……”

他揉了一把乱糟糟的头发。

“我们试试吧。”

他听见孟鹤堂这样说。

6.

郭麒麟在校门口和他男朋友阎鹤祥黏黏糊糊撒娇。

他一会去弄他的头发,又捏捏他的耳朵,两个人好不亲热。

孟鹤堂和周九良手牵手晃悠路过。

郭麒麟:嗯……嗯???

他没想到周九良动作那么快。

郭麒麟盯着他。

周九良咳了一声:你的快乐我感受到了。

郭麒麟:???

7.

孟鹤堂每天都在傻笑。

孟鹤堂:嘿,嘿嘿,嘿嘿嘿。

张云雷坐在他前面一脸嫌弃他,用修长的手指去杵他脑门儿。

“悄悄你,泰迪精上身啊。”

孟鹤堂:嘿,嘿嘿,嘿嘿嘿。

张云雷吐槽,恋爱使人傻逼。

他靠在杨九郎的肩膀上说。

杨九郎:嘿,嘿嘿,嘿嘿嘿。

孟鹤堂:???

7.

周九良跟孟鹤堂说今天去见他师哥。

孟鹤堂有点紧张。

“我要不要买点东西啊?”

“我这样好看吗?”

周九良:别叭叭了闭嘴吧你是小女生吗。

周九良说我师哥有点凶,你正经点。

于是孟鹤堂如愿以偿的见到了李鹤东和谢金。

社会你东哥,人狠话不多。

身上的劣气方圆几里挡不住,脸上的疤痕看起来很狰狞。

孟鹤堂差点给他跪下。

“岳父在上请受小弟一拜!!”

李鹤东:……

8.

周九良捂住脸。完了,谈了个傻子。

李鹤东很懵逼。

谢金笑出了眼泪。

“哎哟九良这男朋友不错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9.

李鹤东点了支烟,谢金叼着凑过去够他的火,烟头对烟头。

孟鹤堂拿着手里的鸭脖子看了看,用嘴叼起一个满眼期待的看着周九良。

周九良一巴掌干了过去。

周九良:滚,不可能,想都不要想。

10.

孟鹤堂现在很委屈。

他一个小时前不应该手贱。

如果他不手贱,他就不会去碰周九良的三弦。

如果他不碰三弦,三弦就不会倒地。

如果三弦不倒地,周九良就不会生气。

如果周九良不生气,他们就应该去麻辣烫一顿过一过小情侣生活。

周九良坐在一边不理他,擦着他的三弦,又拿起来反复看着,心疼的不得了。

孟鹤堂很不满:它就那么重要吗。

周九良冷眼看他。

孟鹤堂:我居然没它重要吗,嘤。

周九良看着他的男朋友委屈的抱腿坐在床上,小卷发乖巧的贴在耳边,大眼睛直愣愣的盯着他。

就是没有办法生气。

他叹了口气,坐到孟鹤堂身边说没有下回。

孟鹤堂见他软下态度,边伸手去搂他。

外面在下雨,孟鹤堂突然奇发异想。

孟鹤堂:如果下雨了你会把三弦举起来帮我挡雨吗。

孟同学完全没有想到三弦对他来说多细。

周九良:我会把你举起来,帮我的三弦挡雨。

11.

所以谁才是直男呢。

谁都不是。




我语无伦次。

要怎么说我超爱周九良这件事。

周九良值得我为他做一切。

希望这条能看到评论里都在吹周九良。

吹爆我的硝酸钾!!
你王太也是费心啊。
你要mht死,谁又想让你活呢。

钾鸽鸽:

再来点实锤吧,买粉买热度的。

你王伟应老师,平凡爱情故事大长篇,文笔怎么样各位看官自己去看,这是我7月份做的热度统计。

反正我是没看到对角色的尊重,番外里让小张被别人qj的戏码让我呕吐不止。

p2附赠一条良堂著名乐淘淘打油诗。

倒你妈的歉,给老子滚。

#请王伟应滚出良堂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