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醉宸凉。

非著名周吹。
为周九良献出心脏。

All in

一时起兴。

是只只的番外。

我岁的娱乐圈AU我从来无法抵抗。

文笔拙劣请见谅。

@山岐千岁 致属于我的月亮🌙

01




“若世界能存在,没有什么会比你更有意义。”





他低垂着头,看起来有些突兀。不自觉的摩挲着手背,路灯很暗,月亮仿佛是被烟头在墨色天空上烫出的一个洞,空气中的尘埃像是撒下的烟灰,点点流光是星火,他却无及将其拍去。





这是他一腔孤勇的爱,炽热又默然。漫漫星河日夜更替,星星和太阳从他的旅途中经过,他不在意,他只在意同他并行的——




他的月亮。




02





他的个人电影异常成功,似乎是导演别有用心,在看过他与孟鹤堂共演的《流向雪之国》后,巧妙的加入了一段故事,特别是关于月亮的。全程没有孟鹤堂的参与,却更有一种别样的意味在里面。他的粉丝将这段剪出来放在网上,底下一群小姑娘嗷嗷叫着,在微博中疯传。




孟鹤堂用手划着屏幕,脚跟在地下点了点,得意的看着周九良的热度不断提升。周九良无奈,问他看够没有。




“不愧是我教我出来的。你演戏的时候在想什么?是我吗。”




这可不是个疑问句。他的先生挑眉看着他,他们在家享受为数不多的假期。孟鹤堂没有用发胶将头发梳上去,反而将它放下来,乖乖的贴在耳边,像个大学生似的,全然没有三十岁的模样。





他过去揉乱孟鹤堂的头,孟鹤堂正要起身搂他,他的手机突然响起来了。他嘟嘟囔囔推开孟鹤堂跑去接电话,被经纪人通知下午要去面试一场戏,导演临时改时间,他也不好拒绝。





得知他的假期泡汤了,周九良有些失望。孟鹤堂从后面搂住他听完了全过程,也没说什么,让他赶紧收拾一下去。他揉了揉周九良的头,去亲他的鼻尖,我等会去接你。




“乖。”





周九良笑他,你哄小孩儿呢。




“不许和女演员太近啊。”




“不要紧张。”




“还有——要记得想我。”




03




他没想到4个小时后收到的消息居然是从医院里打来的。




周九良的经纪人来的电话,告诉他周九良在剧组受了伤,报了医院的地址,话还没说话就被孟鹤堂挂了。




赶紧给自己的经纪人打电话让人开车接他。他表现的异常冷静,还知道自己不能开车出门,可能会引起一阵乱,也知道自己不能在这个时候开车。





车停在地下停车场的时候他才反应过来,没有问到周九良的病房。放在兜里的手机终于被他拿出来,却发现经纪人给他打了好几个电话,他却无暇顾及,路上一个也没听到。大概是太过于紧张了吧。他定了定心神,给经纪人打过去。




“喂?你们在哪个病房?”




“我们在302……”




他将还没挂的手机又放进兜里,在电梯前按下键。




04




孟鹤堂太莽撞了。




周九良扶着脑袋想。他无奈,给孟鹤堂打了好几个电话,不是不接就是没听完,火急火燎的。经纪人给他了一个耸肩的动作,他叹了口气,估计孟鹤堂已经到楼下了,正准备去看看他,打开门就看见孟鹤堂冲进来差点撞到他。




影帝的头发因为跑来的原因变得有些凌乱,气息也不稳,正愣愣的看着他。他一下子反应过来,上前搂住他的肩膀有些诧异。




“你没事?”




“托您的福,没多大点儿事。”




周九良的额头受了伤,被没放稳的道具给刮了,流了点儿血。带到医院里给他包扎一下,没多大点儿事儿,却被孟鹤堂搞的像什么严重的事。孟鹤堂强硬的让他坐下,弯下腰仔仔细细的检查了一遍才放过他。




孟鹤堂看着周九良,眼神一刻也不离,手上也小心翼翼的。拍摄现场的副导演也来了,他对孟鹤堂的到来感到吃惊,见两人的关系不简单,冷汗往下冒。




都知道这位影帝不是好惹的。



他上前摆着讨好的笑向孟鹤堂和周九良道歉,说是他们太不小心了,下次一定注意。孟鹤堂看够了,起身站直,一只手搭在周九良肩上,一只手揣在包里。




“希望您能重视。不要再犯这样的错误了,毕竟演员的安全是件重要事。”




他说话的时候转过身看着他,语气缓和,一字一句咬的清楚,让人不容反抗。可孟鹤堂的眼神却不像这回事。他直直的望向导演,眼里是隐晦的严厉和认真,这个男人的气场骤然爆发出来,让在场的无话可说。




周九良小幅度的扯了扯他的衣角,示意他不要那么凶。孟鹤堂把他拉起来,恢复他温柔的人设。导演让他回家休息,拍戏的工作可以缓几天,他本想拒绝,孟鹤堂拉着他的手却使劲,他只好同意下来。




经纪人将两人送回家,孟鹤堂扯着他进屋。周九良骂他太冲动了,孟鹤堂委屈,还不是你吓我。他看着孟鹤堂撇着嘴,又气又笑,还是心软的摸了摸爱人的脸。




他受伤这个事儿不知道被谁看到了,突然就在超话里传开了,大家都很慌,粉丝们担心的不行,到处开始问。他没想把这事儿闹大,却发现#周九良受伤#已经进了热搜。




他有些懊恼,嘟囔着说到底是谁发的,孟鹤堂亲亲他的耳朵,说给他去弄点水果。经纪人给他发微信,让他开个直播报平安。他很少开直播,如果不是工作需要他从不公开自己的私生活。




他挠挠头,这也许能平定下来一点儿吧。于是下好了直播软件,发了一条微博预告。




他有些忐忑的将手机摆在桌上,找了一个角度让他看起来精神点儿。他向前好奇的凑了凑,看着进入直播间的粉丝越来越多,进来就开始嚎叫的发弹幕,他不禁有些好笑。




“这个……是这么玩的吧?听得见我说话吗?”




他跟着屏幕前说话,弹幕刷的太快他来不及看清,偶尔看见几个听得清,给他送什么豪车和轮船的,把他挡了个遍。




“我没事了,就是点儿小伤,你们别担心。”




姑娘们在底下“呜呜呜呜”一片,感叹小周老师终于知道报平安了,很难看见他比较随和的一面。他往下瞧着评论,粉丝id什么的都有,什么人间甜饼周九良,周九良什么时候娶我,从中突然看见一个少女终结者,他看着笑了,两个酒窝都露出来。




“少女终结者……你们这都什么啊。”



底下嗷嗷嗷叫着周老师也太可爱了吧。




孟鹤堂手里端着水果盘走进卧室,看见他盯着手机笑的开心,皱了皱眉。




“干什么呢?”




周九良看他来,笑容更大了,看得他心里一软。真可爱啊,可爱的让人想亲。他可没给周九良反应的机会,他这么想也这么做了。他靠近周九良俯下身,干脆利落的给了他一个吻,舔舔他有些干裂的嘴唇。




周九良捂住嘴。恼羞成怒问他干什么。他不明所以,淡定回答他。





“你嘴唇有点干。”




隔着屏幕的粉丝可就炸开了。




“嗷嗷嗷嗷那是谁!!!!!!”




“周九良被亲了啊啊啊啊啊啊啊!!!”





“听这声音……怎么那么像孟鹤堂????”




“孟周给我锁死啊啊啊啊啊!!!”




周九良跟他说我这儿还直着播呢,他才注意到。他摊摊手不能怪我啊,我又不知道。周九良红着脸跟人解释,孟鹤堂却直接把他手机拿过来拍俩人。




“行了啊,你们周老师今天受了伤,要好好休息。”




“来九良,给她们打个招呼就挂了。”



周九良狠狠地瞪他一眼,结结巴巴跟人说再见,便退出了直播。把粉丝抛在脑后。周九良气鼓鼓的看着他,问这下怎么办。孟鹤堂坐在他旁边揉揉他的卷毛,公开呗。周九良沉默了一会,问他。




“你真想公开?粉丝这边好说,别人会怎么想。”

车走链接。


“你不要质疑。”
“你不要理会外界对你的质疑行吗。”

激动的瓢了嘴也得说。
你见他一天嫌弃着,拿扇子打着。
可最心疼这人的不还是他吗。

你看,落日快要潜入海啦,浪潮争先恐后的吞噬着日光,却在触碰刹那又退缩回去。夜幕将要降临,我该亲切的称呼你,我的黄昏星。

夕阳并不能渲染你,夜空也无法将你藏起来使我看不见你。你就一直向前好了,我会跟随你走过冰川冻结的贝加尔湖,同你一起在水乡威尼斯的船摇里入梦,和你一同从南到北走向尽头。

文字还是太过于黯淡枯燥,将一切就交给时间吧,让时间证明我爱你。


生日快乐啊 @九二


观看大型夫夫拍摄现场。

孟鹤堂真的从内而外的攻气。

周九良呜呜呜呜呜好好看【失智】

可不可以等等我,等我幡然醒悟,等我明辨是非,等我更强大,等我战胜。

等我爬上悬崖,等我缝好胸膛来爱你。


呜呜呜呜呜呜呜这个宝贝

卿予DY S🌟:

周宝宝太可爱了叭😭

捡起地上的小纸片儿给他孟哥当礼花炮,还自己“嗵”地配个音

跑的那两步真的颠儿颠儿的,太可爱了!

——
Cr.抖音id 也不尽然呐
抖音号见水印
如有不妥,侵删歉❣️

尽管时间匆忙,他们还是去了那个小教堂。


那是这个镇上唯一的教堂,孩子们在庭院前嬉戏玩耍,阳光追着他们跑,落下一个个可爱的影子。女孩儿们坐在台阶上说笑,手里编着花环。


丹麦总是迎着光的。连角落也是。


画家牵着他的手,他们并肩走进去。


这是个很普通的教堂,庄重又宁静,面前的窗户撒下的光笼罩在圣水之地,镀上一层薄色的金色。


教堂左侧的唱诗班穿着一身白衣,朗诵着圣歌,前来拜访的人虔诚的祈求,画面宁静而美好。


这可真适合他。周九良想,孟鹤堂在他斜对面偏头对他笑。画家仿佛天生就属于浪漫,孟鹤堂那双眼睛太犯规了,不笑时深邃,笑起来便发光。


欧式建筑风格的总是那么华丽,他平静的像是淌在水里,可手心里却出了汗,不知是外面阳光太大照的他全身发烫,还是殿堂里的建筑太过于神圣。


他们走到雕像面前,前来跪拜的女教徒们带着和善的笑容。他不知道说着什么,孟鹤堂却先开口了。


“你知道吗,在我遇见你之前,我从没想过这样的生活。”


他低下头笑着,有点不好意思。


“但是,”


他抬头去看周九良,眼里的坚定让周九良有些无措。


“我是无神论者,可在我遇见你时,神在我耳边说话了。他说了四个字:在劫难逃。”


他笑的那样好看,嘴角弯曲的弧度都是完美的,像是在读一首甜蜜的英国短诗,配上一块又脆又酥的曲奇,他开始怀疑有人在空气中撒糖,觉得鼻子很痒,大抵是个新手,甜的他眼角发酸,鼻尖发烫,心底像是一杯热可可,暖在他心中最软的地方。


爱人是一件及其简单的事,而孟鹤堂就站在他面前对他伸出手。黑暗算什么呢,他总会拥有光的,在神的面前他仍然不惧怕。他拍到过七月的湿云,思乡的鹤鸟,日夜都在变化,只有他的孟鹤堂没有变。


周九良上前紧紧拥抱他,把眼泪埋在孟鹤堂肩头。


远方正唱着落日之歌,而他和他的爱人,将永远不会分离。







短打一发。

许久没有更新很抱歉。

这一篇将会扩写。

大家元旦快乐啊。


我只认你一个。

下面绿色的荧光棒挥舞。

他从台下吃力的爬上去,他对面是周九良。

他跪下时候也没想什么,只看到对面的周九良。

在笑。他突然不想起身了,在众目睽睽下他单膝下跪,朝周九良伸出手。

“有种不真实味道。”

孟鹤堂正式向周九良求婚。

“孟门周氏。”


堂良给我锁死!!!!

八周年你俩甜死谁啊!!!!!


山岐千岁:

“介绍完我了该介绍一下我的搭档,姓周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刚才两位老师……”




“??我名儿呢?我有名字,姓名。”




“姓周!”




“现看是怎么着啊?”




“我认识我那字儿,孟后边儿就是周嘛,孟门周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