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醉宸凉。

非著名周吹。
为周九良献出心脏。

论不良少年和黑道大佬的恋爱x

被和谐了嘤嘤嘤
但我还是不放弃!🌚
这次车走微博( ´ ▽ ` )ノ


孙翔是一个不良少年。

至少他是这么认为的。

他有一片小地盘,总是带着他的小弟守着那儿。感觉像是黑道老大般的得意。别人觉得他神气的很,可孙翔自己知道,他去那儿的原因只有一个。

为了每天从那儿路过的叶修。

说出来你们可能不信。

叶修是个真正的黑道大佬。

的侄子。

黑道上他舅舅的名字人尽皆知,再厉害的都得陪笑叫声爷。

不巧叶修也沾了光,在黑道里的名声也是杠杠的,大家都认为这黑道老大的侄子,生活在腥风血雨之中,脚踩尸体手拿枪,反正要多凶残就多凶残。

他一般不告诉其他人名字,怕吓得人家听见就翻跟头。

可最近叶修找到了一条近道,他的懒是公认的,他也乐于走那条道,每天不缓不慢的经过。

不过最近,叶修发现他回家的路上总有那么几个无知少年,其中一个还恶狠狠的让他交出钱才能通过。

叶修:???日哦

孙翔同学介于不怎么会交流,缺少脑子过滤,经常出口惊人,不过他那张脸却为他弥补了不少缺点。

一头染黄的碎发,眼睛里是年轻人具有的骄傲和张扬。

有了几次经历,叶修不再感到奇怪,每次回家路上嘲讽他几句,带着美好心情回家。

“小子,我叫叶修。”

“别闹,我还是叶修他哥呢!!”

“……”

而孙翔总是不信,总被他吵闹带过。



今天回家晚了些,叶修想着,加快了脚步,不知小孩等着没。这一想,他心惊,有些复杂的走向熟悉的路。

他看见,孙翔蹲在一边无聊的嘟嘴,突然抬头看见他,眼里的惊喜代替了失落,带着笑意的眼睛发光,吵吵嚷嚷的问他怎么这么久才来。


叶修的心咯噔一下,被某种东西装的满满的。他带着习以为常的嘲讽向小孩走去。

完了,怕是要陷进去了。

他摇摇头,笑着想。





过几天,叶修像以往一样有过那条巷子,他发现这里静悄悄的。

以往都是孙翔在这里等他,这回他却迟到了。以他继承了他舅舅敏感的(?)直觉告诉他,孙翔那么好胜的人,肯定什么都要跟自己争,回回早到都习惯了。会不会出了什么事?

想到这儿,叶修脸色变了,他并没有发现他那颗雷打不动的心,直直的系在了孙翔身上。

他点了根烟,在熟悉的位置等着。没过一会,孙翔踉踉跄跄的来了,可他多了一顶帽子和口罩。

他本想闹他几句,却发现孙翔今天没对劲。他靠近孙翔,却发现那双好看的眼睛带了点水光。

他心一紧,在孙翔退步前紧紧抓住他的手,充分展现了他的手速。

被取掉口罩来不及反应的孙翔:……

叶修看见他嘴角的伤口,本想训斥他几句。

“你这是……”

话没说完,孙翔就哼哼唧唧的靠过来了,脑袋乖巧的搭在他的肩膀上,声音带着些鼻音,少年独有的沙哑,委委屈屈的抱着他。

他的怒气还没起来,就被灭的死死的,叹了口气摸摸肩膀上的脑袋。

孙翔忍不住蹭蹭他,像一只大型的金毛犬惹人怜爱。

他拍了拍他,示意孙翔起来,便拉着孙翔的手走了。





回到家中,他让孙翔在客厅等他,他拿来了急救箱。叶修常年一人住,朋友交心的就那么几个,也不至于矫情着天天见面。他的圈子也不算安全,他也乐呵着一人过。

他从卧室里出来,发现孙翔像个好奇宝宝一样东瞧西看,不禁笑了笑,拉过孙翔开始给他上药。叶修很温柔,为人也总是温和的,像古诗里描写的溪水,平平淡淡,却温柔无比。

他看见少年眼里的紧张与期待,脸颊的红晕显示出对他的爱慕,嘴上却扭扭捏捏,说着谎话。

“老实点。”

一点也不可爱。

他擦过孙翔嘴角的力度大了一些。孙翔一阵吃痛,眼中得委屈又上来了,老老实实的不动。

他看着孙翔,又觉得他太可爱。

他笑了笑自己,低头吻向身下的孙翔。

看着身下脸红到爆炸没反应过来的人,在他耳边厮磨轻笑。

“专心了,孙翔同学。”




文字
http://weibo.com/ttarticle/p/show?id=2309404128251130846516

评论(11)

热度(1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