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醉宸凉。

非著名周吹。
为周九良献出心脏。

白起醉,把泽言睡

假设办公室有窗户x



李泽言整理好桌上的文件时,已经十点过了。

他向后靠着椅背,有些疲惫的按了按太阳穴。总裁享受着不多的休息时间。

他安静的坐了一会,诺大的公司只有他的办公室亮着灯,窗外的天被染上一层深黑,夜深人静的时候总是会多愁善感。

他自嘲的笑了笑,准备起身。

突然,窗外的风吹的呼呼响,让他不仅颤了颤。

不对劲。起身向外看,一个跌跌撞撞的身影在窗外飘着。

没错,飘着。

他有些不可置信,那人也看见了他,眼睛里像是洒满了星光,眸子噌的亮起来。然后直直的往这个方向撞过来。

李泽言还没来得及的阻止。

咚的一声,李泽言不禁低头扶额,听着挺疼的。不知道把他的玻璃窗装坏没有。

他走向唯一的敞开的窗户,指引着小警官向这边走。



他看着白起。

白起也茫然的望着他。

他把白起带到了他的休息室。眼前的少年一身酒气,不知道喝了多少,竟醉成这个样子。

他嘲笑他,人民好警察公然耍酒疯,你们警察也不过如此。

白起也不知道他怎么会来,被同事灌酒灌的厉害,散了之后,他就茫然的飞着。他在天上望着灯火辉煌的城市,心里第一个就想到了李泽言。

于是白起也不客气,跌跌撞撞的飞到他的办公室外,果然看到那个男人还在。


李泽言还是没忍心,看着白起头上的红包,认命的找到他办公室的药膏,帮他擦了起来。

他的表情柔和下来,专心的擦拭,白起也专心的胡思乱想。李泽言有一颗柔软的心,尽管外表的冷漠把他藏住,可白起还是感受到了。

不可名状的心绪。有些开心。

他看见李泽言薄唇一张一合。

“你怎么会来这里?真是喝晕了,可笑。”

白起回过神。他迷迷糊糊的拉住李泽言空出的手,把他放在自己胸口。

他醉了,眼睛却亮的吓人。

他说,

“这里说,让我过来找你。”

总裁被警官的直球打得措手不及,他还没反应过来,耳朵尖已经发烫了。

白起心痒痒,仰头吻住了他。



新坑,下次开车x

评论(8)

热度(1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