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醉宸凉。

非著名周吹。
为周九良献出心脏。

兔子

James把他放倒在桌子上的时候,秦风脑袋还是晕的,

身后那双大手,一手按住他的脖子,一手反扣他的手腕,将他死死压住。

James才突然发现身前的“小护士”有些高。

白色短裙若隐若现,半遮他的臀部。细腰被上衣完美的勾勒出腰线。

他有些痴迷的抚上那露出的那细腻白嫩的皮肤,秦风才回过神来,猛烈挣扎。

他轻笑一声,没想到温顺的少年这么不堪一击,他带有惩罚意味的拍了拍秦风的屁股,满意的看着少年从脸红到脖子根。

眼眶也红了。像只兔子。James想。

他压住他的身体,在他耳边温柔的呼吸,亲吻着,厮磨着。

“随我下地狱吧。”

他用蹩脚的中文说。

他的兔子像红宝石一样的眼睛快要滴出泪来。

他断断续续的骂着他。

“入地狱吧,我美丽迷人的知更鸟。”

评论(4)

热度(3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