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醉宸凉。

“这个世界还没来得及接受美丽而独特的你。”

小哑巴

灵感一闪
随笔杂谈。

小哑巴长得好看,白白净净,笑眼弯弯,不会说话,可特别讨喜。

杨九郎就喜欢他那股俏劲儿。不娇不媚,撒娇的时候拉着他的袖子扯,劲不大不小,让人很是受用。恼羞的时候炸毛的样子像那房檐儿高高在上的猫儿,摆出凶样子,急的要跳起来。害羞的时候抿着嘴,低头捣鼓他又长有白的手指,耳朵尖儿却红了个透。

这人什么样儿,他都瞧着喜欢。

两人在一起后就过着粘粘糊糊的日子。杨九郎喜欢亲他,轻咬他的下唇,又含住两瓣,把舌头伸了进去。小哑巴不会接吻,磕磕巴巴的张开嘴,乖巧的不行。他那模样像是被人拽住了尾巴,手轻放在他肩膀上。

他在嘴里好一番舔弄,仿佛要把张云雷拆吃入口,吻的又急又快,小哑巴呼吸不了,呜呜的叫。

他也心疼,便放开了他。看着他肿起来的唇,心里痒痒。

“喜不喜欢我?”

他低声问道。知道哑巴多半听不见,可他也想问问。

问完便笑着看他。那人耳朵红着,可爱的紧。张云雷知道他问的什么。两人靠得近,唇语他还是看得懂的。他哆哆嗦嗦的拉过杨九郎的手,在手心上颤颤巍巍的写下一个字。

喜。

杨九郎一愣,一把抱住张云雷。

他的这个宝贝呀。




张云雷和杨九郎都真是宝贝。

评论(5)

热度(1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