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醉宸凉。

“这个世界还没来得及接受美丽而独特的你。”

相爱

乱七八糟写的。

大概只是想表达两个人的爱而已。

如果他们真的爱着对方,会选择各种安好吧。





多年以后,我成为了一名小有名气的记者。公司有幸让我们采访了德云社的相声演员们。

这时郭麒麟先生已经接下他父亲的位置,张云雷先生和杨九郎先生已经红透了半边天。

年龄较小的我意外获得了采访杨九郎先生的机会,我几乎开心的要跳起来。

我被人带去后场,他们还在继续表演节目。后场人为我准备了一杯温水,温度不烫不凉。

我在后台候着,突然一位女士走了进来。

那是杨九郎的夫人。远远站着,笑着,温婉贤惠。身段不长,却很合适杨九郎。

我连忙起身,磕磕巴巴向她问好,她笑眼弯弯,让我不要紧张,等一下他们,马上就好。我们俩在后台歇着,不时传来两人说书的声音。我们谁也没开口,我也乐得听着。突然她说了话。

“你很喜欢他们吧。”

她盯着水杯里的温水,没有抬头。我却觉得她是笑着的。

“是啊,喜欢不少时间了吧。”

她抬起头看着我,轻声说道。

“先生很重视他的搭档,两人感情很要好。”

我有些疑惑,却不敢声张,顺着她的话道,

“是啊,我开始喜欢他们的时候,还以为他们是一对呢,哈哈。”

最好的友情就是在别人眼中像是同性恋。

“是啊,他们感觉很相爱,可先生很少和我说起他。”

我愣了一下,我本来只是想活跃一下气氛,怎么变成这样了?她还是笑着的,可总有些奇怪的地方。我几乎不知道怎么接话,可脑里有一个声音在响。

“他们不是很相爱吗?”

我脱口而出。重点却不是九郎很少提起张云雷。

她对我眨了眨眼睛,眼睛很大,有些俏皮的意味。

“大概是因为很相爱,所以才选择不在一起吧。”

她留下一句意味深长的话,笑笑便转身离开了。她的步伐很稳,背影也很好看,没有不甘,没有难过。

我猛的发现,她和张云雷,并没有一处相同。

我突然想起几年前微博看到的一句话:

台上,是张云雷的杨九郎。

台下,却不是张磊的杨淏翔。

前面已经响起了热烈的掌声,我知道他们已经表演完了,我回了回神,起身喝了一口水,那水已经冷了。我整理好我的着装,背了背熟记于心的稿子,站直了等待他们。

他们手牵着手走了进来,张云雷笑着看着杨九郎,杨九郎稳稳的扶着他。

大概能成为密友,都带着爱。

我走向他们,仿佛是走进第一缕阳光下。

“您好,杨九郎先生,张云雷先生。”

评论(7)

热度(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