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醉宸凉。

非著名周吹。
为周九良献出心脏。

No One Is KING.

北京这个地方,鱼龙混杂,杂乱无章的城市,街道一条比一条肮脏。胡同里传来腥臭刺鼻的味道,无不张扬着凶穷极恶的意味。北京人不是被人欺负的主儿,巷子里带着北京人独有的骂人的北京范儿,恶狗犬吠的吼声让人皱眉,见怪不怪。

“唉哟,我的哥,饶了我吧!”

头发被揪的乱成鸡窝,鼻青脸肿的缩成一团,双膝跪地抱着头,被眼前意气风发的少年吓的直哆嗦。

笑眼弯弯的,下垂眼更是可爱,反带着帽子,有一撮头发从帽沿边露出。白白净净的,穿着破洞的牛仔裤,一眼看去应该是个好看的学生。

可那股子吊儿郎当的劲儿,怎么也挡不住。那人启动薄唇,一张一合。

“少TM废话,饶了你?好啊。”

他回头看着两边的跟班,露出无辜好看的笑容,眼角的泪痣显的少年更清澈。跪着的人听闻赶紧磕头,右手拉住他的裤角。清秀的眉一皱。狠狠一脚击中他头部。

“卸了他的右手。”

他嫌恶的拍了拍不存在的灰尘,不管那人惊恐的眼神,头也不回的走了。

白敬亭熟练的掏出包里的一包烟盒。

从里面抽出一根烟,用两只骨节分明白皙的手指夹住烟,微微低头,打火机卡擦一声,烟头在火前停留了几秒,冒出白烟。狠狠在嘴里吸了一口,吐出白色的烟圈。

听到身后惨烈的叫声,白敬亭得意的笑了笑,拨通了电话。

“哥,解决了。”

电话那头传来不正经的北京腔。

“哎哟喂,四儿你可真快,真给力,来,哥晚上请你顿好的。”

挂掉了电话,白敬亭坐上了开来的车,带上了挂在方向盘上的墨镜,放着音乐,油门一蹬,潇洒的走了。

汽车的嗡鸣声渐渐远去,巷子里一片寂静。

8:00PM

偌大的落地窗外闪烁着北京夜晚的绚丽繁华,空气中弥漫着人性腐朽的味道。夜晚的北京被金钱和糜乱拥围。

烦躁的摇滚音乐不要命似的开着,几里之外都能听到。白敬亭瘫在沙发上,带着耳机,有一搭没一搭的摇着,他听着小曲儿,翻看着ipad上北京最近的新闻。

突然耳机被拿走,一双大手捂住耳朵。

“四儿,猜猜我是谁?”

白敬亭叹了一口气,扒下那双手。

“大哥,多大了还这么幼稚呢。”

大张伟笑眯眯的放开了他,坐到他身边。

白敬亭看着眼前的人脑袋中间然染着一撮绿毛儿,眼角弯着,穿着一身嘻哈装扮,随意的瘫在沙发上,心里不知道打着什么鬼主意。啧,笑面虎。

大张伟成功的收获了白敬亭白眼一枚。

“二哥和三哥他们俩呢?”

“三儿在旁边的酒吧跳舞呢,鹿正赶过来。”

像是心有灵犀一般,张一山突然发来了一张照片。他笑的痞性,左手搂着画着浓妆的美妞,黑色的体恤透过照片也能感受到合身的帅气,桃花眼上翘,在白敬亭看来,像是在抛媚眼儿。

张一山成功的收获了白敬亭白眼一枚。

嗡的一声,楼下一辆车停了下来。

白色的车与夜晚完全不融入,车门打开,是一张精致的不真实的面孔。染着亚麻的头发乖乖地贴在耳边,休闲的西服把身材衬的赞美,笔直细长的腿和笑得好看的眼睛。

对面酒吧的女孩被她吸引,吹了一声口哨。

她穿着黑白交错紧身的裙子,细腰挺的直直的,金色的头发随意敞开,有一丝慵懒和性感。不算暴露,却很吸引人。

她走向鹿晗,大方的勾住他的肩膀,拉近了距离。

“嘿,帅哥,一起玩吗?”

“你叫什么名字?”

“You can call me Lisa.”

“很好听的名字,和你一样的诱人。可是很抱歉,我现在并没有时间。”

他由着女人勾着自己,双手并大胆的放在她的腰上,不明意味的掐了一下,惹的女人一声娇笑。

“不如下次约个时间,好好玩一次。”

他露出意味深长的笑,轻轻松开女人的手,看见张一山从里面大摇大摆的走出来,翻了个白眼,拉过他,一起上了楼。

大张伟惬意的坐在落地窗边的老板椅上,望着灯火辉煌的夜北京,哼着小曲儿,手里拿着酒杯。

白敬亭坐在沙发上,带着耳机,目不转睛的盯着ipad。

“哎哟喂,鹿啊三儿你们终于来了,我以为都被美妞儿勾走了呢。”

鹿晗走向大张伟,张一山一屁股坐在白敬亭旁边,手挑起他的下巴。

“四儿你下手真狠,在酒吧就听他们唠嗑呢,真霸气!”

白敬亭觉得自己又想翻白眼了,但他选择视而不见,扒开那人的手不理。

张一山没生气,不要脸的往白敬亭那儿凑,在他耳根子旁哈气。白四爷最碰不得就是那儿了,瞬间和他三哥炸了毛。

“你TM干什么呢!边儿去!”

四爷白净的脸儿都被气红了,爆了句粗口,直推着张一山。

“哟,还敢骂你哥哥了,真不乖。”

张一山压住白敬亭不让他动,耳机连着屏幕掉到了地上。白敬亭气极,一脚狠狠的踹他肚子,被手疾眼快的张一山用手抓住小腿,动弹不得。白敬亭吃了瘪,动也不是,不动也不是。张一山趴他身上,一脸玩味的看着他,笑意藏不住。

“行了,你俩别闹了,千玺来信了。”

鹿晗皱着眉看着两人闹腾,无奈的提醒道。

“可是二哥你看他……”

“千玺回来就能治治他,信我。”

张一山回想着易烊千玺一脸正经的给自己上教育课就想笑,别说,还挺拿他没辙。

鹿晗没有下文,有意无意的用手轻轻敲了桌子一下,停顿,连续敲了四下,再敲了一下,停顿,连续两下。

这是摩尔斯电码,代表着字母A,after,4下,是指数字4,后面两下,是指字母D,day。

意思是After 4 days.四天后回来,突然的安静让白敬亭有些不解,正想开口被张一山拦下,他捡起掉落的耳机,在连着耳机顶部的地方取下黑色的贴片,一般人不容易发现,这是窃听器。

白敬亭表情变的严肃,张一山捏碎了那东西,把它丢入垃圾桶。

他懊恼自己的粗心,旁边的人用口型对他说,你的裤脚。

他小心的抬起裤脚,发现有一个同样有一个,这是监视器。艹,肯定是今天那人抱住自己的时候贴的。他小心的取掉那东西,丢出窗外。

鹿晗看了看不再有异样,松了口气,把易烊千玺的消息晃了晃,收进口袋里。白敬亭有些气恼,埋着不说话。大张伟见了,心疼的摸了摸他的头。

“唉哟哟给我们四儿整的,别埋汰自己啊,来来来,哥给你呼噜呼噜瓢儿。”

“大哥我头发要被您整成鸡窝了。”

白敬亭哀怨道,大张伟看他不愁了,也笑了,顺了顺那乱毛。白敬亭嘴上嫌弃着,脸上笑的可甜了。

京城四少,聚齐了。




大概的人物设定:
大张伟:京城五少的张大爷,头发顶部有一撮绿毛,平时笑咪咪的,不知道他打得什么注意,经常冒出不正经的段子,说话也是一嘴浓浓的北京腔,护犊儿的很。

鹿晗:京城五少的鹿二爷,人长得水灵清秀,动手能力却非常强,镇定自若,有点小腹黑。

张一山:京城五少的小孩三爷,笑起来蔫好看,小痞子似的气质,喜欢调戏四弟,让人又爱又恨。

白敬亭:京城五少的白四爷,长得和他二哥差不多,都有张清秀白净的脸,动手狠毒,特烦三哥,喜欢大哥,眼角有颗泪痣,有时候有点儿呆呆的。

易烊千玺:京城五少的易小爷,聪明伶俐,长得也俊,小小年纪什么都会,擅长计算机,用大张伟的话就是黑客儿攻击,被送往外国读书。

这是五个人的设定,不喜欢勿喷
突然入了这个坑,五少炒鸡带感!

评论(21)

热度(1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