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醉宸凉。

非著名周吹。
为周九良献出心脏。

胡先生和张先生的早晨





胡先生的睡眠其实很不好。

张先生也是和他在一起的时候才发现的。

没在一起之前胡先生都必须靠服用安眠药来保持睡眠,神经有些敏感的他一点儿风吹草动都会被惊醒,胡先生为此很苦恼。

胡先生的必备物品是耳机和眼罩,习惯了没有一点光亮的睡眠,和一个人躺大床。张先生能上了他的床并上了床上的他,也算是打破了魔咒。

刚在一起的时候张先生一本正经的打着幌子说一起睡比较容易睡的着,于是可怜的胡先生相信了,张先生毫不犹豫的扑向他,吃抹了个干净。事后得到了胡先生的暴击,不过胡先生也睡的很香就是了。

虽然胡先生接受了张先生,但入睡依旧有些困难,张先生耐心的哄他睡觉,渐渐有了好转,虽然不能很快入睡,却比以前好了很多,张先生欣慰的表示自己的努力没有白费。

一天早晨,两人难得不用早起,张先生迷糊的摸着手机看,8:47,有些遗憾错过这么好的睡眠时间,然而低下头一看窝在自己怀里的人,他觉得自己清醒的太是时候了,胡先生还是带着黑色的眼罩和白色耳机,但清秀温和的面容怎么也挡不住。

张先生的脖颈处有些酥痒,怀里的人温顺的黑发埋在脖颈边,毛茸茸的脑袋靠在肩膀处,乖乖的躺在怀里。张先生小心的翻了个身,胡先生却有些不满的蹭过来。

太可爱了。

张先生捂着脸想。他不是没有端详过胡先生的脸,可是有些事要讲究刚刚好,可能是因为窗外的阳光刚好,怀里的人太美好。他看惯了胡先生的眼罩,却在此时看到他一脸无防备的样子,有些想犯罪。

即使有眼罩,他还是用目光一遍一遍的描摹着他的容貌。

柔顺的头发,挺立的鼻子,有些干裂的红唇。

他有些忍不住。低头轻轻舔过嫣红的唇瓣,温柔的像是对玻璃娃娃。

胡先生被吻的迷迷糊糊,气息有些不稳。

“嗯……你别闹……”

胡先生的语气里不满,刚睡醒的嗓子还没打开,奶奶的鼻音夹杂着委屈,萌的张先生又是一阵心跳。

胡先生用手拉下眼罩,眼睛有些红红的,像只小兔子。

“别闹……我要睡觉。”

胡先生把自己从张先生怀里扯出来,翻了个身裹着被子,继续睡。恋人的体温消失,胡先生有些不自在,裹紧了被子。

张先生看着眼前白色的耸起,宠溺的笑了笑,在那人露出的脸上留下一个吻。温柔的环住了他。

“神经病啊……”

胡先生没有回头,闷闷的声音传来,身体却向自己靠了靠。

张先生笑的开心,胡先生的染上了粉红的耳朵也红的起劲。

评论(5)

热度(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