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醉宸凉。

“这个世界还没来得及接受美丽而独特的你。”

当七队后台有了旁白

明天中考。
写个段子放松一下。
堂良保佑。


“去你的吧。”

声音落下,两人鞠躬便下了台。

七队后台,秦霄贤正坐着刷抖音,乐的正欢。

周九良顺手拿了孟鹤堂的水杯,喝了几口,又给他孟哥递过去。孟鹤堂很淡定的接过。

“孟鹤堂现在心里很开心。”

一个宛如儿时常看的动物世界里赵忠祥老师慈祥的声音响起。

“卧槽!谁!!”

孟鹤堂先反应过来,吓了一个激灵,反身抱住身边的周九良。

周九良安抚的拍了拍孟鹤堂的抓住他的手,无奈的看向愣住的秦霄贤。

“行了,别吓他了,关了吧。”

老秦:???

周九良你那一副我知道是你的表情是要怎样嚯,看不起单身狗吗。

旁边奶球仿佛是和他爸心有灵犀,冲着秦霄贤汪汪汪。秦霄贤突然有些蛋疼。又有对女儿不知名的欣慰。

“要不是我打不过你我早和你翻脸了,欺负我没人疼嚯。秦霄贤如是想到。”

“卧槽这哪儿来的鬼声音!!”

秦霄贤的反射弧终于上线。声音都吓劈了。于是他转身毫不犹豫的冲过来。三人抱成团。

“孟鹤堂想挪开秦霄贤扒住周九良的手,对他丝毫没有同情心。因为他真正的目的是抱周九良。”

“孟哥???”

“我不是!!我没有!!”

周九良很无奈。周九良很奇怪,可看孟鹤堂要开始刹车哭了,他就残忍的推开了秦霄贤。

兄dei,这是为了大家。

周九良抬头问,您到底是个什么物种啊。问完后他觉得自己像个傻子。幸好那声音也没让他尴尬。慈祥的声音依然如初。

“我是什么?我是旁白呀。”

能想象赵忠祥老师撒娇的尾音吗。就像是三个油腻老男人喝醉互相叫哥哥一样。

孟鹤堂安静下来说,我觉得这不大可能。

秦霄贤说,我也觉得,这是什么bug在里头。

“我知道你们心里想的什么。”

“孟鹤堂看到秦霄贤心里毫无波澜,甚至想封他箱。”

“孟鹤堂看到周九良心花怒放,甚至想……嘎……”

孟鹤堂的刹车叫盖了过去。

周九良心里有点儿彷徨,有点儿期待。孟鹤堂挂在他身上,他也不好问。秦霄贤在一旁很怀疑人生。他看向周九良想要一点安慰。却被孟鹤堂的寡妇脸吓一跳。

“事实上,周九良和秦霄贤确认过眼神,是要拿他祭天的人。”

秦霄贤愣住了,秦霄贤哭了,秦霄贤跑出去了。他还嘤嘤嘤。周九良打心里嫌弃。

“行了,下来吧?”

孟鹤堂乖乖的站好,气氛一度很尴尬。

周九良挠挠头,孟鹤堂眨眨眼。

“再说一个事实吧。孟鹤堂喜欢周九良。”

周九良猛抬头,他看见孟鹤堂的脸逐渐变红。

孟鹤堂破罐子破摔,对,我就是喜欢你咋样。

周九良不说话。低头不看他。

“九良啊,你……你别害怕,我…我没有恶意的,我只是……”

“周九良心里响起《爱你在心口难开》。”

“我我我我没有。”

周九良磕磕巴巴,孟鹤堂才好好看他。

小孩儿眼神四处乱飘,耳朵尖儿红红。

孟鹤堂笑了。

“周老师。”

“……”

“周老师?”

“……干嘛呀。”

小孩儿的奶音闷闷的嘟囔着。

“周老师,我要亲你啦。”



秦霄贤:你们是好了,我是要死了。🙃

评论(11)

热度(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