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醉宸凉。

“这个世界还没来得及接受美丽而独特的你。”

【堂良】我在人民广场吃棉花糖

KNO3:

☝🏼我的画风永远跟别人不一样,ooc。
✌这两首歌都很经典啊。
👌后知后觉的钾钾,小故事,九良最后才出现。



最近你变得很冷漠,让我有些不知所措。



“孟鹤堂,你知道这里哪里能吃炸鸡吗?”


张云雷问他,是帽子眼镜口罩具备的样子。


孟鹤堂用手肘怼了怼他,另一只手还是扶着人,茫然地说,不知道啊。


他们来上海出差,好不容易等到了这半天休息,张云雷吵着要出来吃炸鸡,孟鹤堂就跟着他一起出了门。


人民广场真的不是个小地方,孟鹤堂想,打开手机对着电子地图发呆。


他也不是个会看地图的人。


哦对了,周九良前几天给他发过人广攻略,被他昨天删记录的时候一并消了去。



其实我没期待太多,你能像从前般爱我。



张云雷找了个卖包的店坐了下来,拿着当季杂志开始看包。


孟鹤堂盯着手机发呆。


他已经有点想不去来这次是为什么吵架了,他跟周九良谁都不是服软的性子,这几年来互相迁就也就磕磕绊绊地走了下来。


好吧。


孟鹤堂想揪住自己的头发把自己拔起来,像是薅萝卜,的确是自己闹脾气的次数多一点,他家小先生总是会来哄他。


但是估计靠他们两个路痴今天是找不到炸鸡店了。


孟鹤堂给周九良发消息。


“那家炸鸡店在哪儿啊,再找不到张云雷得恁死我。”



只是连约会你都逃脱,什么解释都不说。



本来今天下午他跟周九良有约,但昨晚上摔门而出的时候,孟鹤堂就觉得自己下午得一个人过了。


直到张云雷来敲他的门问他“孟鹤堂我们去人民广场吃炸鸡好不好?”


孟鹤堂锁了屏幕,坐到张云雷身边。


张云雷在指使销售员拿一款腰包给他看,顺便把杂志摊到了孟鹤堂腿上。


“你看看呗,你老那几个包背得不腻啊。”


孟鹤堂心说谁跟你一样整天花花绿绿的,又想啊好像现在的年轻人都喜欢这样的,再一想我好像也不怎么老吧。


他转头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大眼睛爆双眼皮,卷发白皮衣品8分。


再看了看张云雷花花绿绿的衣服和包。



不是我不知道,爱情需要煎熬,不是我没祈祷。



“怎么了,跟周九良吵架啦?”


张云雷吸着奶茶问他。


彼时孟鹤堂的手里多了一个纸袋子——张云雷买的包,还有一杯“网红”饮料。


手机塞在裤兜里,震个不停。


路尽头有卖棉花糖的,围了一圈小孩子,还有几对情侣。


张云雷忽然停了下来——他们终于找到了那家炸鸡店。



我在人民广场吃着炸鸡,而此时此刻你在哪里



张云雷看着手机里周九良发来的炸鸡路线,又看了看坐在身边啃炸鸡的孟鹤堂一眼。


“一个愿打一个愿挨。”


张云雷说。


“什么?”


孟鹤堂抬头看他,大眼睛眨巴眨巴的。


“卧槽。”张云雷把他的头掰过去,“留着你那小眼神看周九良吧我不吃这一套。”


被戳中痛处,孟鹤堂也不看他了,低头专心吃,“你包自己拎啊。”


“好好好,用不着你孟少爷给我拎包了,”张云雷眯着眼睛看到了向他们走来的杨九郎和周九良,“你操心你自己吧。”



虽然或许你在声东击西,但疲倦已让我懒得怀疑。



周九良把棉花糖怼到他面前。


孟鹤堂一惊,差点把手里的饮料倒到前者脸上。


“嘿,”周九良顺势握住孟鹤堂的手,扶稳了饮料,“先生,没事吧。”


另一边张云雷拎着包扶着杨九郎瞬间跑路,速度快得令他咋舌。


“你怎么知道我喜欢吃这个。”


他问他。


“你小号转过啊,还有这家炸鸡店。”


“哦。”


孟鹤堂吃的很慢,棉花糖很粘手。


商场里人来人往,女孩子身上香水的味道很好闻,周九良穿的是上个月自己买给他的T恤,有点小,绷在身上。


周九良从口袋里掏出湿纸巾,抽出一张,递给他。


“咱们回去吧。”


孟鹤堂想了想,觉得那个攻略还挺靠谱,打算一会儿给个好评。


“嗯。”


end


天啦噜我写的是什么鬼东西。

评论

热度(1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