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醉宸凉。

“这个世界还没来得及接受美丽而独特的你。”

【堂良堂】都有棉花糖了还要啥自行车

超甜!

南邦:

-沙雕文短篇


-喵老师的图简直可爱


-不喜欢也不能骂我
-@阿深 爱您




————————————————————————





01.

       “做棉花糖的孟鹤堂又和炸鸡柳的周九良打起来啦!!”

02.

       孟鹤堂抱着头痛哭流涕,边哭边看着自己的摊子,几个小姑娘站在他身旁手足无措。

       “我真傻,真的,”孟鹤堂抬起他没有神采的眼睛来,接着说。“我单知道刚开始的时候周九良仗着自己的肌肉,来抢这个摊点;我不知道这都过半了他还会来。我一清早就来这儿看位置了,拿小盒盒盛着材料,叫我们阿贤坐在小马扎上分类。他是很听话的,我的话句句听;他坐在那。我就在摊子后面收拾,刹车,摆垃圾桶,准备招呼客人,我叫阿贤,没有应,出到摊子口看,只见砂糖撒得一地,没有我们的阿贤了,他是不到别家去玩——秦霄贤你手里的炸鸡柳哪儿来的?!??!!”

       “噢,隔壁摊阿良给的。”回话的人还美滋滋,丝毫没注意在旁边几个等着棉花糖做好的小姑娘给他使的眼色。“他家今天还来了个好看的小男生做帮手呢孟哥!”

       鹤堂嫂:嘎——

03.

       阿良是谁,阿良大名叫周九良,是前一个月新来的小摊贩,鸡柳炸的一把好手,一般晚上出摊,不少附近学院的小朋友每天蹲点等他,就为了吃上一份五块钱的特制无骨鸡柳。

       人也老实,他的摊车每次都干干净净没有那些油污,炸鸡柳的时候不仅不短斤少两,有时候还会给小姑娘多添上一些。
       当然这并不是什么撩妹手段啊,他就是单纯的觉着女孩儿太瘦怕是对身体不太好。

       卫生干净人还好,于是口碑越传越远,附近又是个大学城,有不少学校聚集,来的人也越来越多。

       孟鹤堂一开始觉着没什么,人家客人多是人家应得的,自己最多也只是有些感叹“这条街上最靓的仔”这个称号可能要拱手让给周九良了。

        可日子久了,孟鹤堂就觉着有些不对劲了。

       他们的摊子多大时候并不固定位置,谁来的早谁先占位,孟鹤堂没多少野心,带着秦霄贤一起,占的位置次次都不同,可神奇的是每次他刚到地方,不出十分钟周九良就一定会骑着他的小车出现在孟鹤堂的面前,紧挨着他的棉花糖摊子。

04.

       孟鹤堂有三个来自灵魂深处的疑问:“这小孩儿咋回事,是炫耀吗?还有,他是怎么知道我今儿出摊没出摊呢?秦霄贤是不是你?”

       “我没有,我不是,别瞎说。”

       阿贤的否认三连透着一股子心虚。

05.

       其实事情倒是没有孟鹤堂想的那么复杂,周九良紧挨着他的原因不是出于炫耀,就是想吃一次孟鹤堂做的棉花糖。可他一摆摊就忙的腾不出空,他收摊的时候孟鹤堂早就收完摊了,等着秦霄贤去买晚饭俩人一块儿回家。

       你不能不许一个男生热爱甜食,即使他卖炸鸡柳。

       炸鸡柳的小男孩儿每天都眼巴巴的看着孟鹤堂给别人家的小姑娘做出不同样子的棉花糖,自己抖着手里的筛子叹了好几回气。

       “梅九亮你说我什么时候才能吃上隔壁摊的棉花糖啊?”

       梅九亮忙着给人装袋插竹签,随口回了一句看缘份。
       周九良的撒调料的手抖了一下。

06.

       隔壁的秦霄贤:嗯???怎么今天梅梅给我的鸡柳这么咸??

07.

       老话说得好,惦记什么来什么。

       周九良等来了孟鹤堂手里的棉花糖。很大一朵,白色的云朵里包裹着金色的星星。

       棉花糖甜丝丝的,周九良看着面前红着耳朵的男人,笑的眼里亮晶晶的。

       “嗨,你早说你想吃我的棉花糖啊,下回想吃就和你孟哥说,管够。”

08.

       “那我能天天吃吗?”

       “成啊。”

评论(1)

热度(1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