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醉宸凉。

“这个世界还没来得及接受美丽而独特的你。”

归宿

祥林甜饼。
看完秋水就想写了。
真的觉得少爷很不容易。
他真的超棒。
希望祥林搭档一辈子。

一日不见如隔三秋。

阎鹤祥数着日子,他和郭麒麟已经隔了大概有三千八百四十九个秋。

这当然是说笑的。郭麒麟忙啊,综艺和电视剧的工作铺天盖地向他涌来,他必须有无限的精力去面对。娱乐圈水深,他进去了,没有往后退的道理。

郭德纲也不清楚,让他进来对他来说是对是错。郭麒麟是他的大儿子,嘴上不说,做父亲的如何不心疼。看在眼里,疼在心里。

阎鹤祥的刘汉臣说了不少日子了,微博整天有姑娘催他,刘汉臣多久死啊,他看着评论乐。

郭麒麟多久回来啊?他什么时候回家?

他见了一条评论。

郭麒麟多久没回家了呢。他如何不想,如何不念。他看着长大的少年,从不谙世俗的小胖子变成沉稳的帅气小子。郭麒麟很优秀,他比任何人都看在眼里。对相声,对演戏,对学习,他会比别人努力一万倍。

一个月前见到他,小孩儿折腾的瘦了许多。他回来的很晚,阎鹤祥已经记不大清了,估计是凌晨。被敲门声吵醒,看见郭麒麟站在门口,背对着昏暗的灯光。

他瞬间清醒。郭麒麟看起来很疲惫,他像是快要站不住。他们都没有说话,郭麒麟扑进阎鹤祥怀里。阎鹤祥稳稳的接住他。

他摸着郭麒麟头发,很轻很温柔。郭麒麟埋在他肩膀上,蹭蹭他,像是获得极大的满足。他们以这样的姿势进了屋,郭麒麟不肯撒开,他便等他。

太晚了。他不想打扰父亲母亲,他也不愿意打扰张云雷,更不想打扰其他人。

可阎鹤祥不一样。

偌大的世界,他郭麒麟总有一个地方像是24小时经营。他会有一个角落落脚。

不是别人,就是阎鹤祥,也只能是阎鹤祥。阎鹤祥是他的归宿。

他将郭麒麟放到沙发上,那人像是奶猫似的哼哼。他热了一杯牛奶,放了糖,哄着郭麒麟喝下。小少爷抱着杯子像只小仓鼠,郭麒麟不爱喝牛奶,可这实在是太温暖,他尝着甜甜的牛奶,鼻子却酸的想流泪。

他比同龄人承受了更多。

郭麒麟像是有撒不够的娇,甚至睡觉的时候都不愿意离开阎鹤祥。他小小的一个埋在阎鹤祥的怀里,柔软的黑发乖巧的贴在脸旁边,他和郭麒麟已经是零距离了,可他还想更近的看他。

他低下头,郭麒麟的眼睫毛很长,轻轻划过他的脸。郭麒麟最真实的模样在他面前。皮肤的毛孔他都看的一清二楚。在他面前是没有任何防备的郭麒麟。

他独一无二的。

他闭上眼,在郭麒麟额头留下温柔一吻。

晚安,宝贝。

暖黄色的月光从窗户中流出来,照在阎鹤祥身上。

他破天荒点了一根烟。沉默了一会儿,烟灰跟着掉。

最后他还是没抽,想起郭麒麟嫌弃烟味的小模样,笑着摇了摇头。

他打开手机拨通电话。等到以为没人接听的时候,通了。

“喂?”

“少爷,姑娘们问你了,什么时候回家啊?”

评论(10)

热度(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