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醉宸凉。

非著名周吹。
为周九良献出心脏。

Butterflykisses:他是我爱人

山岐千岁:

»我们是野兽又双叒番外【虚弱
»这么沙雕的文你们真能看下去吗
» @故醉宸凉。 久等了







      小梅不禁感叹,啊大嫂真的越来越帅,啊大嫂做事雷厉风行果断勇敢,啊,我们大嫂——




      周九良在他心里的位置逐渐水涨船高,孟鹤堂不在时常把他派给周九良,一年过去竟然比跟着孟鹤堂的时间还多,周九良没事就带他们吃吃喝喝买买逛逛,更重要的是,他男朋友是周九良好哥们儿。哦,他太爱大嫂了。




      师爷比较理智,属于爱他在心口难开,跟小梅一起站在场地外看周九良射箭时聊天:“这两天放机灵点,可能要闹。”




      “闹……闹?”小梅正踮着脚看靶数,不懂师爷的意思,“吵架啊?不能吧,他俩感情那么好,孟哥舍不得跟大嫂吵。”




      小梅看师爷貌似叹了一口气,他这两天都和周九良在一起,没跟着出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师爷的性格又绝不会主动说八卦,于是瞄瞄认真运动的周九良,往师爷身边靠近了点:“怎么了怎么了?”




      师爷一反常态的拿手挡住嘴如同一个在跟小姐妹说悄悄话的八卦女孩,使小梅更觉事态严重,“前天跟修老爷子吃了顿饭,说要把孙女介绍给先生。”




      “啊?不能吧?”




      “修老爷子什么样人你又不是不知道,先生很尊敬这个长辈,虽然婉拒了但是对方态度很坚定,这个周六是修小姐生日,邀请先生过去。”




      “啊?不能吧?”




      “你孟哥长什么样你心里没数?招姑娘喜欢又不是一回两回,这次恐怕有点棘手。”




      “……啊?不能吧?”




      小梅张着嘴,看看师爷的表情一点也不像开玩笑, 再看看已经收了弓箭下场的周九良,忙拿着矿泉水小跑过去。




      周九良问几点了,翻着眼回想临出门前孟鹤堂给他定的时间,自我肯定的点点头:“嗯,该回去了,吃饭吃饭。”




      小梅挎着他的胳膊一起往外走,经过师爷时瞪了一眼,师爷跟在后头,听到小梅开始自以为是的掺和进婚姻保卫战:




      “大嫂,你可得把孟哥看住了。”




      “怎么说,他外边儿有狗了?”




      “那倒没有,但是孟哥长的多帅啊。”




      “有男的看上他了?”




      “那也有可能是个女的……”




      孟鹤堂没说过什么,请柬是周九良坐他书房玩电脑自己发现的。




      没有一个男人会像一个起疑心的女朋友那样咄咄逼人,周九良认为他自己当然不是那种无聊的人,谈恋爱更应该给予对方合适充足的自由时间,查岗翻看聊天记录都是不存在的,尽管孟鹤堂知道他的密码锁,他也偶尔拿孟鹤堂的手机玩玩。前阵子还在教育小梅,你看,搞对象就应该这样。




      但他对于得到别人的认可这回事有点在意。家里的弟兄都是每天能见到,喝顿酒就勾肩搭背不知东南西北,孟鹤堂的朋友们他从来没见过,有句话不是说嘛,一个人如果真的爱你就会把你介绍给他所有的朋友认识,他也忘了是从哪里看到的这句酸不拉叽的爱情鸡汤,上回小梅带秦霄贤去见九芳九泰,他路过,秦霄贤十分欠的问他:诶,你们家孟先生带你见家长了吗?他端着水杯从鼻子里哼出一个单音节,要不是看在小梅第一次炫耀自己不再是单身狗的份儿上一定捶死秦霄贤。




      此时此刻,周九良满脑子的见家长,冲刚从浴室出来的孟鹤堂招手,孟鹤堂原本在擦头发,见状挨过去就要亲他,周九良拿过枕头隔开,“星期六你有约会了吗?”




      孟鹤堂想想,点头:“有个酒会要去。”




      “我能去吗?”




      孟鹤堂没答话,周九良有他自己的朋友圈子,几乎不会过问平时跟他见面的人都是谁,孟鹤堂捏住周九良的鼻子:“你不是不喜欢抛头露面吗,嗯?酒会很无聊的。”




      “我不在乎我不在乎,不是还有吃的吗,带我去吧带我去吧……”周九良靠在孟鹤堂颈窝处磨蹭,语言近乎撒娇,他知道孟鹤堂很吃这个,随后又想起了什么一样,揪住孟鹤堂的衣襟,咬牙切齿:“你是不是外边儿有女人了?我告诉你,要甩也是老子甩。”




      孟鹤堂在他的额角亲了又亲,话声轻的如同耳语。




      “别想了,心肝宝贝小乖乖,老实做大嫂。”




      孟鹤堂有工作,他丝毫不准备告诉周九良,一伙人聚在客厅马上要动身时周九良掐准了点似的下楼喝水,看到阵势突然兴奋:“你们去哪?我也去!五分钟,不不,两分钟我换个衣裳马上来!等我!”




      师爷为难的说:“挺危险的,要不别让九良去了吧?”




      孟鹤堂听着楼上开门关门的动静,“算了,这时候跟他说不听的,跟我在一起不会出什么事。”




      周九良一阵风一样冲下来,墨镜一戴挥手招呼:“弟兄们,出发!”




      路上小梅简洁的给周九良描述了一下即将面对的是什么样的人,地下生意向来是不沾光的,谈不拢就只好兵刃相见。周九良搂着小梅,十分有担当:“要是真打起来了,你往后躲,千万别往前冲硬拼,老秦还等你呢。”




      小梅很感动,小梅想把孟哥周六要去参加相亲会的事情抖落出来,小梅看看孟哥的脸不敢说,小梅憋屈。




      周九良翘着二郎腿左看右看,最后摘下墨镜,对方禁止他们的人全部进入,师爷小梅都被留在门外,孟鹤堂也不许他进来的,他躲开孟鹤堂的手先一步踏进门,“我得跟着你,万一打起来还能给师爷打个电话。”




      孟鹤堂拿他没办法,对方迟迟不露面正在消耗他的耐心,周九良剥开第三个橘子后孟鹤堂叫守在门边的人:“你们老板这么忙的话,不如改天再谈。”




      他拉着周九良要走,门口的人突然围了上来,他明白这就是个骗局,但师爷短时间内过不来。




      周九良抓起橘子苹果乱砸,嘴上哈麻批,没有个趁手的物件儿打人,椅子太重抡不起来啊。




      “好汉报仇十天不晚咱们先跑吧!”




      一群人穷追不舍,周九良随意拉开一扇门躲了进去还不忘反锁:“多亏我生化危机的经验。”




      孟鹤堂环顾四周:“九良,这是个冷藏室,不能多待。”




      周九良愣了愣,忙去开锁推门,里面的锁已经打开,门却怎么也推不开,显然已经从外面锁上了。




      日你仙人板板哦。周九良试图寻找有没有别的出口,找了一圈绝望的发现,别说出口,连个通风口都没有。




      他抱住孟鹤堂:“我俩是不是要冻死在这里了?”




      冷藏室没有信号,手机如同废物。孟鹤堂搂着周九良坐在角落,哪里都一样,都是冰冷冰冷的,距离他们被关过去一个小时。




      周九良抬起头哆哆嗦嗦地问:“小、小梅说,有姑娘相中你了,是不是……真的?”




      孟鹤堂笑出声,这种时候了还能想得起来这些,“是真的,周六要去参加的酒会,是那个姑娘的生日聚会,她爷爷是我很尊敬的人,我无法拒绝,但我是打算告诉他们我的手下已经有大嫂了,很抱歉没有告诉你。”




      “……靠!等我出去我更要去了……我们,我们什么时候能出去,师爷和小梅怎么还不来……”




      孟鹤堂捂住周九良冰凉的耳朵,安慰他,尽管他的手也是冰凉:“别怕,我在呢,别怕。”




      他摸索着去找周九良的嘴唇,冷的像块冰,他伸出舌尖舔了一下,好像还有橘子味。九良的睫毛扫在他脸上,轻微地震颤,令他想到玫瑰绡眼蝶振翅飞离的时刻,痒到心尖上。




      这小可怜又受罪了。




      周九良在医院躺了三天就出院了,别人劝不动他。师爷和小梅是怎么找到他们又被骂了一顿都不重要,今天就是周六,还有三个小时到酒会开始的时间。




      小梅站在车旁给他打气:“告诉他们谁才是大嫂!”




      修老爷子的排场很大,远远的看到孟鹤堂走过来,回头看看又走了回去,从门后拉出一个男孩。




      孟鹤堂拽着周九良一边胳膊硬是拽了过来。这个人一路上都气势汹汹一副正宫娘娘去赐死新妃的架势,到了酒店门口就开始退缩耍赖,被孟鹤堂抓进去,到了会厅一个没拦住又要往外跑。





      修姑娘很漂亮,就站在她爷爷旁边,修老爷子看到孟鹤堂牵着周九良的手眼神迟疑。




      孟鹤堂送过礼物说了几句祝福话,摇了摇跟周九良牵在一起的手:




      “正式介绍一下,这是周九良,我爱人。”


——————————————————
Butterflykisses:蝴蝶之吻,代指两人额头相碰面对面亲昵时睫毛划过脸上的感觉,如同与蝴蝶亲吻。

评论

热度(225)

  1. 犬苗山岐千岁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