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醉宸凉。

“这个世界还没来得及接受美丽而独特的你。”

姆们天团

11-20。
沙雕段子。你们可以骂我的文,但不能骂我。
仍然写着玩。写了很久才发。段子都很旧。
可能有很多bug。
不要在意。

架还是要吵,日子还是要过。

11.孟鹤堂最近发现自己被架空的很厉害。

今年的三宝巡演,想着多带他们队的孩子出去见见世面,于是秦霄贤荣幸的获得了这个机会。

然后他和周九良在返场的时候说说笑笑。

周九良握着他的手开始跳舞。周九良笑得特别开心。

然后听到的粉丝们的尖叫。头里那个女粉丝瓜子都来不及磕,激动的直蹬腿儿,扯着嗓子吼。

周九良悄咪咪的在他背后搂住秦霄贤的脖子,给了他一个大拥抱。

然后就出现了下面这件事。

第一日,良贤之抱。
第二日,贤理孟发。
第三日,孟执良手。
第四日,杀贤祭天。

今天也是秦霄贤要被封箱的一天呢。

12.省亲那天,杨九郎仿佛有极强的求生欲。

回到娘家不敢造次啊。

“真讨厌。”

“谁不讨厌你找谁去。”

“那你不讨厌。”

撩的小张老师开心的笑。

大小姐看了,大小姐很不屑。

“这都什么玩意儿,我都不稀罕。”

躺在阎鹤祥怀里吃着冰棍儿的郭麒麟如是说到。

13.一日不见如隔三秋。

阎鹤祥数着日子,他和郭麒麟已经隔了大概有三千八百四十九个秋。

当然是闹着玩的。他一个人在书馆说书,郭麒麟在外面演戏走红毯累死累活挣钱。

好不容易前几天在一起,荡一个秋千,发一个视频。粉丝们在评论底下都疯了炸了。

最热评论被郭麒麟的手吸引,说他像是怀了孕摸胎动。郭麒麟不干了。

“这群小姑娘一天到晚的干嘛呢?就知道乱七八糟的想!”

阎鹤祥嘴一歪,说宝贝儿咱们造一个。

郭麒麟扮娇羞状,对着他哥哥轻言细语:

“滚。”

14.最近王九龙特别飘。

和樊甜甜在一起特别放飞。两人牵手录视频,穿同款鞋。樊霄堂小小一个在王九龙身边小鸟依人,两人还一起录抖音,手牵手跳舞的那种。

张九龄表示我自岿然不动。在一个晚上按着王九龙,骑在他身上。

“怎么,爸爸多久让你学会勾引别人了?”

王九龙云里雾里也要做娇羞状。

“你干嘛~我要喊了~

张九龄邪魅一笑。

“老子要强奸你。”

“诶诶诶…别别……衣服扯烂了!!卧槽王九龙你……唔……”

15.栾网红最近在网上无法无天。

烧饼被他怼的没个人样。从栾队嘴里句句出金言。

烧饼不开心啊,可怜,幼小又无助但能吃。

他圈了郭爸爸。

郭爸爸大手一挥,去吧孩儿们,未来是属于你们的。

顺便赐了栾精灵一把扇子,和一面锦旗——奉旨怼人。

烧饼懵了,烧饼很难受,烧饼哭了。于是他去找曹鹤阳。

曹鹤阳很温柔的捧着他的脸看了看。

“起开,脏不脏啊。”

16.张云雷最近突然沉迷于琼瑶剧。

暑假了,耳边都是“你是风儿我是沙,缠缠绵绵到天涯。”“你挑着担,我牵着马。”“相逢不晚为何匆匆,山山水水几万重。”

没事就在电视前面看剧。兴趣浓了还要跟杨九郎即兴表演一下。

张云雷:如今,一个伤痕累累的我要如何去拯救一个伤痕累累的你?我们还是分开吧!

杨九郎:???

张云雷:你迟疑了!不!你不要说话!我知道你舍不得离开我,可我们必须分开!

杨九郎:??不是……

张云雷:(含泪状)我走了你一定要好好照顾自己。

杨九郎:……角儿,吃苹果不?

张云雷:哦,来一个吧。

杨九郎真的很无奈。张云雷的脑回路他越来越搞不懂。

现在张云雷在他身上。他把祖宗伺候的好好的,张云雷舒服的哼哼唧唧,眼角泛红,睁眼闭眼都是媚意。

突然他想到一个问题。

“九郎,你有多爱我。”

杨九郎俯下身,特别认真的看着他的眼睛,即使他眼睛小的像没睁开。

“我特别特别爱你。”

“你猜我有多爱你?”

杨九郎一个挑眉。帅的张云雷找不着北。

“我对你的爱,都快溢出来了。”

说完自己动了两下,噗的一声笑出来。在他肩膀抖得厉害。

杨九郎觉得如果他不是相声演员,他就萎了。

17.梅九亮到北京去找秦霄贤。

秦霄贤特别开心,跑去机场特意接他。

秦霄贤给梅九亮打电话。

“你到哪儿了?”

“我还在机场里,才取了行李。”

“你出来吧,我不进去了。”

梅九亮笑了笑,秦霄贤又搞什么名堂。不会准备了什么惊喜吧。

于是梅九亮的少女心砰砰的。

他出了机场。

秦霄贤打电话了。

“你出来了吗?”

“我出来了,你人呢?”

“你闭上眼睛,深吸一口气。”

梅九亮照做。睁眼发现还是什么都没有。

“然后呢?”

“我替北京人民谢谢你为他们多吸了一口雾霾!”

梅九亮:……犊子玩意儿,拜拜了您内。

秦霄贤又不知道从那个犄角旮旯里头冒出来了。

他带着梅九亮送给他的黑色围巾,穿着大衣。梅九亮看着他。

秦霄贤把围巾摘下来给他围的只剩一双大眼睛。

他低头温柔的笑。捧着梅九亮的脸。

“欢迎回来。我很想你。”

18.岳云鹏和孙越吵架了。

岳云鹏唾沫星子横飞,嘴巴嘚吧嘚说个不停。完美的展现了他逗哏的嘴皮子。

孙越听得脑壳疼。

他准备不理岳云鹏。

岳云鹏很生气,觉得他没有得到尊重。

“我今天就给你点儿颜色看看!

孙越抬头撇了他一眼。身上的纹身很狰狞。

“……这是红色。”

“……这是黄色。”

“……这是绿色。”

19.周九良喝多了。喝的酩酊大醉。

孟鹤堂给了秦霄贤一个眼刀。秦霄贤跑的飞快。

他把周九良扶到床上,小孩儿嘀嘀咕咕不知道说什么。

他凑近听,无非就是什么秦霄贤再干一个,要洗澡这种话。

孟鹤堂摇头,无奈的笑了笑。准备起身。

周九良仿佛感应到什么,抓住孟鹤堂的衣角不放。

孟鹤堂一个趔趄又倒在床边。周九良没有睁眼。

“酒……喝……”

孟鹤堂笑骂他。又想逗逗他。

“要酒还是要洗澡啊?”

语气特别温柔。

“……”

“九良?你说什么?再说一次……”

周九良口齿不清,蹭蹭他,带着鼻音瓮声瓮气。

“要……要孟鹤堂……”

20.

“非要来我家露一手,厨房出租还有谁。”

“说喂猪来道喂猪~喂猪的工作不能马虎~”

评论(33)

热度(2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