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醉宸凉。

“这个世界还没来得及接受美丽而独特的你。”

车行到乌镇了,我还困的迷迷糊糊。

恍眼看见古风式的建筑,清醒不少。

一进到乌镇,便感受到江南烟雨的雅致。

乌镇好吗?自然是好的。

夜景太美了,灯光照的恰到好处。

老人顶着一头白发说着吴侬软语,是说不清的糯意。一条河流顺着小镇通向远处灯火阑珊。两边是路也是诗。

木制的小船在河里摇晃,悠悠然的晃,船夫的节奏很稳,用我听不懂的方言介绍着。

我站在桥上,向下望。倒影是房,是桥,是船,是月。

从这里看两边又是不一样的风景。灯火通明。小桥不长,却有许多记录师拿着摄像机。已经不早了。这太静了。流水声在耳边清晰极了。

我想起你。

大概是流云飞过,月光洒脱。灯明千盏,诉说情意。

我应该说我爱你吗?

我摇了摇头。这太俗气了。可我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我手里放着故梦,伴着轻轻哼唱。

此时此刻太温柔了。

月亮其实没那么亮,空中星星不多也不闪。人很多,很嘈杂。蝉鸣空桑林,可我不害怕。这一切一切,我都想告诉你。

乌镇很美。

我很想你。

我爱你。

              

评论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