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醉宸凉。

“这个世界还没来得及接受美丽而独特的你。”

寡妇失业


一个甜饼。
可以腻死人的那种。用心写文用jio想名字。
特别感谢南邦邦仙女送我给的礼物呜呜呜呜。
要做南邦邦一辈子迷妹!!
给  @南邦


德云社偌大,郭德纲底下千百的徒弟,个个都是角儿。

可不知最近怎么的,突然开始轮流寡妇系列。

岳云鹏的寡妇嗓,孟鹤堂的寡妇脸,阎鹤祥周九良的寡妇失业。

好嘛,德云社整个一寡妇聚集地。



阎鹤祥在书馆里寡妇失业。

他在书馆说了不少时间,郭麒麟在外面拍戏拍照采访累的半死,还是要扬起他乖巧的微笑继续做人。娱乐圈累啊,娱乐圈福利也不少啊。

他看了郭麒麟那个娇嗔的视频,他烫了很好看的头发,用着他特有的奶声奶气的声音,说着那群女流氓爱听的话,要去看林林呀。

上扬的尾音让他很想念。

看啊,得看啊。

他充了会员,看着青涩又可爱的秋水。

和朱裳卿卿我我。

他突然记起热评的一句话。

我充会员是为了看郭麒麟和其他女生谈恋爱。附增了一个生气的表情包。

他叹了一口气,他心疼这个宝贝,同时也心酸。这多久才能再见面啊。



于是再见面时,给他的是一个醉熏熏的小少爷。小少爷东倒西歪,扑进他怀里哼哼唧唧,一股酒味很冲鼻。阎鹤祥被呛的鼻子不通。

“哎哟祖宗啊,您这是喝了多少啊?”

小少爷不撒手,鼻息喷在他耳侧,热乎乎的。带着一点儿葡萄酒醇香的味道。又埋在他脖子里蹭蹭。阎鹤祥心里很软,很蓬松。郭麒麟像是身处云间,阎鹤祥是他唯一的落脚点。

他骑着哈雷过来,费力把郭麒麟搬上后座。郭麒麟像是软体动物,他手疾眼快上了车,郭麒麟软趴趴的靠着阎鹤祥的背。

头盔还挺硬。

阎鹤祥感受到背后的脑袋。把郭麒麟双手一拽,揽过他的腰。

“少爷,可抓紧了啊。”

哈雷骑行在夜色中,路灯一座挨着一座,发出的嗡鸣声很大。郭麒麟虚虚的抓着他的衣角,他不敢开的很快。他喊他。

“少爷,少爷,林林。”

身后人不满的哼哼。郭麒麟脑袋嗡嗡的,很难受,他突然伸手抱紧了阎鹤祥的腰,换了个舒服的姿势继续做他的梦。



郭麒麟不知道他怎么回的家。可他找到令人安心的味道。他紧紧的抱着阎鹤祥。搂着他的脖子,吻落在他的侧脸,耳朵,鬓角。他太想阎鹤祥了。

他小声说着话。

“老阎……老阎……”

“诶。”

阎鹤祥拍了拍他的后背,郭麒麟的头发还有洗发水的清香。他整个人又散发出一股奶香味。

“我走这么久……你在外边儿是不是…嗝…有人了。”

“我哪儿敢啊。我可想死你了祖宗。”

郭麒麟听了话心里开心又委屈,难过的撇撇嘴。

“我……我也想你。”

他声音很小,但一字不落进了阎鹤祥耳朵里。

“你…嗝……爱不爱我。”

“爱,我爱你。”

“你再说一遍……”

“我爱你。”

阎鹤祥的吻像轻轻的羽毛落在他头上。






周九良在七队寡妇失业。

吃完了第三根冰棍,冰的快没知觉。

他晚上还有一场演出。这是从福建回来的第二场。和二哥,和九芳。孟鹤堂不知道给他们塞了多少钱,整场提队长。

“他呢和孟老师处于半离婚状态。”

周九良很不屑。不想,不干,不可能。

整场都是冷漠状。

孟鹤堂在这边吹着小风扇,玩的很开心。

他保存了图片,看了视频,孟鹤堂带着圆眼镜,头发理的很好看,衬衫很适合他,笑眼也是。孟鹤堂过分好看了。他用手抻着头,在手机上敲了敲。

视频里的女孩儿在笑,孟鹤堂转过头也看着她笑。

啪嗒。

周九良面无表情的关掉手机。

秦霄贤在喊他。他答应了一声把手机揣进裤子兜里。不再看,跟着上台。

10点过的时候孟鹤堂给周九良发消息,周九良没有回。

他给秦霄贤发短信。

“周九良呢。”

秦霄贤秒回。

“赌气呢。借酒消愁。”

孟鹤堂懵了。赶忙回他怎么了。

秦霄贤发了一段视频。他们在酒吧里,灯红酒绿,孙九芳搭着周九良的肩跟他碰杯。

附带一句话,我也不明白,你自个儿哄吧。

说完便没有音讯。

秦霄贤给他一个wink,周九良笑得不见眼睛。

他有的是办法引起孟鹤堂的注意。




孟鹤堂走了三天,周九良浪了三天。

这期间周九良才不会承认他想孟鹤堂。

好吧,只有那么一点儿。

他吊着孟鹤堂,孟鹤堂每天跟他发微信,他也回,可全都是些语气词,什么“嗯”“行”“哦”用了个遍。打电话权当没听见,视频通话心不在焉,气的孟鹤堂想砸手机。




他掏钥匙的动作都比以往急了许多。开了门,气冲冲的往卧室走。周九良听到关门的声音,孟鹤堂的脚步很急促,他有些担心,有些好奇。

可他不为所动,靠在床头看电视,把被子弄得乱七八糟。

可他没料到孟鹤堂。

孟鹤堂一副恶狠狠的模样打开门,周九良没来得及反应,就被扑了个满怀。他头昏眼花的,被身上的重量扑的闷哼一声。

孟鹤堂掰过他的头就开始狠狠的亲他。整个过程干脆利落。不超过三分钟。

周九良措手不及,手胡乱挥着,他没一点儿准备,很快就缺氧了,开始推孟鹤堂。

他想开口谴责孟鹤堂。

“唔唔唔……”

有苦说不出。

孟鹤堂见他想反抗,去咬他的唇,激的周九良泪眼汪汪。不敢动了,疼的。

好不容易孟鹤堂放过他,小孩儿憋红着脸喘气。气都捋不顺。

“你……你干嘛……”

孟鹤堂单手解着自己的领带,盯着周九良。

周九良被帅了一脸。

“不许挣扎。”

“也不许反抗。”

他另一手附上周九良的手,十指相扣。低头在他耳边厮磨。他用气声说话。

“乖乖,今晚你可跑不了。我要把我这几天的都补回来。”





半夜,孟鹤堂迷迷瞪瞪醒来,窗帘没有拉严,流出半束光来。

周九良背对着他睡的很香,被子滑落到腰间。他蹭过去,将被子往上拉了拉,拉到肩膀。周九良像是被惊醒,突然转过身来,迷迷糊糊揽住孟鹤堂的胳膊。

他一个劲往他怀里凑。突然就不嫌热了。孟鹤堂笑了,撩了撩他的头发。

“我爱你。”

周九良像是梦呓,又像是撒娇。带着没睡醒的鼻音,直直击中他这颗心。





杨九郎从门关走进客厅,轻手轻脚的,却发现客厅有声音。张云雷抱着安迪在看动画片。

一个大朋友,一个小朋友。小朋友靠在大朋友身上昏昏欲睡,大朋友靠在沙发上温柔的理小朋友的头发。

张云雷抬头看见杨九郎进来,对他比了个手势。安迪小朋友睡得并不深,肉手揉揉眼睛,看着杨九郎开始喊。

“啾妈!”

小朋友鞋也没穿,噔噔噔跑过去,杨九郎答应一声把他抱起来颠了颠。奶娃娃话还说不清楚,声音黏糊糊的,小手捧着杨九郎的脸亲在他的左脸。

“痛痛!”

小朋友撇着嘴,亲到了杨九郎的胡渣。

张云雷看着两人笑,他起身走过去,给杨九郎一个温柔的吻,落在他的右脸。

“欢迎回家。”

“凡迎肥家!”

今天也是杨九郎人生赢家的一天呢。

评论(39)

热度(4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