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醉宸凉。

“这个世界还没来得及接受美丽而独特的你。”

远在南方破碎的理想

“爱是想触碰又收回手,还好我没有。”

山岐千岁:

»救救祥林女孩吧
»最近写什么都辣鸡到想退圈
»BGM:The Meloday——Goodbye








      采访的最后一个问题着实让郭麒麟欲言又止止言又欲了一会儿。




      你对于同性间的感情有什么看法?




      经纪人在镜头外心急如焚,生怕他一个字说错就要被口诛笔伐。




      “不是说生来平等吗?我觉得这个平等不仅仅是人格,还包括感情,没遇到真爱之前我们谁也不知道自己到底喜欢同性还是异性。”




      中规中矩的回答,不得罪任何一方也不说自己的想法,身为公众人物这个答案还算过得去,经纪人礼貌道谢,再找郭麒麟时他人在车里,瘫在座椅里看向窗外不知道在想什么。




      “麒麟。”




      他把头转过来,早没了镜头前的精神,压制不住的疲惫,问道:“哥,我不能告诉他们,我喜欢男人,对吗?”




      郭麒麟这一路走的都是顺风顺水,歌手选秀亚军出道,发了三张专辑办过两场演唱会,唱而优则演,公司给他接洽了一部小说改编的IP制作,考虑的极其周到,一个新人不适合有点名气就膨胀,不大的制作成本,也没有什么知名演员,火最好,风平浪静也没什么损失。




      他成为一个歌手时正值十八岁生日,喝的烂醉如泥,酒壮人胆去向他喜欢的人告白:




      “阎鹤祥!阎鹤——祥!我,我喜欢你。”




      回答他忘了,不管是酒精的副作用还是因为不如愿故意抛却脑后,就是忘了。




      阎鹤祥的嘴巴张张合合,他只记得阎鹤祥的表情,一点惊讶,一点无措,一点迟疑,皱过眉。




      于是他就再不敢提,“我这人喝醉有个原则,但凡我不记得的事一概不会承认。”直到今天他只同他告白失败的对象保持着普通的朋友关系,进一步不敢,退一步不甘。




      都说事业和爱情必得有一个不顺遂的,否则大满贯多招人恨。




      2018年6月7日,郭麒麟从微博上看到HK同性合法的消息,网友一片哭天呛地,他的手机页面停留在那则彩虹色消息上一共二十四分钟,被经纪人发来的消息打断。




      “麒麟,再过两天你过生日,有安排没有?公司有个粉丝见面会。”




      郭麒麟想了想,回复:“哥,也别给我弄见面会了,我有事,特别重要。”




      三年这么一晃眼也就过来了,可他想见阎鹤祥的心思越来越严重,怎么呢,再试一次吧,这次要不行,就死心。




      他没有聚会,也没有喝酒,清醒且畏惧,他的镇静只维持到阎鹤祥出现的前一秒,算来算去也不过才路上一个小时,就把所能想到的一切结果设想了一遍。




      他很局促,故作镇定的局促,坐在沙发上,阎鹤祥去给他拿饮料,等阎鹤祥端着橙汁走过来,刚站定他便开口:




      “我没别的事,就问一句话,你要不要跟我交往……试试看?”




      阎鹤祥还没说话,可他实在太害怕了,要用源源不断的话去覆盖恐惧。




      “我知道你想说瞎胡闹,但是我没有,我很认真,从十八岁到现在所有关于你的我都很认真,我想跟你在一起从十八岁想到现在,你已经拒绝我一次了这次能不能给我个机会不合适再分手我也没有意见我真的想了很久很久你能不能……”




      “郭麒麟。”




      “嗯?”




      他看见阎鹤祥叹了口气,就像三年前那样,接下来是不是要皱眉,是不是要说“不行”?




      “三年前我拒绝你是因为你才刚进入这个世界,你才多大,你将见到所有美好的绚丽的人和事,你不能从一开始就把自己栓在我这里,等你看过那些就会知道我是最平庸的一个。”




      他胸膛里的混沌渐渐散去,露出一颗闪闪发亮的红心来。




      “没什么,我愿意。”他说,“三年足够我看到大部分美好绚丽的事物,可我还是想把自己栓在你旁边,哪儿也不去。”




      新剧发布会定在郭麒麟的生日,是没有粉丝见面会,但一整个会厅的人和见面会没什么区别。他端端正正的坐在当中,得体的微笑,不慌不忙的回答每一个问题,他的手放在膝盖上,来来回回绞着桌布。




      今天的造型连手表都戴不了。




      经纪人站在侧幕条示意他稍安勿躁,最后一个跟剧有关的问题问出来时郭麒麟觉得自己的耐心已经到达极限。




      “剧名叫《给我一个十八岁》,主角现实中的十八岁有什么不一样吗?”




      说真的,他现在想把昨天追到男朋友的事昭告天下。




      “我十八岁刚好是出道那会儿,练歌,出专辑,办演唱会,很快就过来了。但有一件事,我被我告白的对象拒绝了。”




      绯闻情感总是引人瞩目,闪光灯的频率也因为最后一句话直线上升:“那麒麟有没有再次告白过?”




      郭麒麟低头笑:“我很好。”




      他迫不及待的跟经纪人打了招呼离开,阎鹤祥等他回家过生日,做了老套的长寿面。




      去参加节目这件事是郭麒麟提出来的,磨着经纪人和公司同意,他的理由冠冕堂皇且强硬:让别人知道我是这样的人,相当长一段时间内我将是话题和热度的保持者,我才刚拍了电视剧,不会把自己的名声搞差,对谁都没有坏处。




      他要参加的是一档综艺,标榜国内首档同性恋爱综艺,从官宣开始话题就持高不下,唯一没有公布的是参加人员。




      阎鹤祥没有意见,“你身为偶像明星都敢去参加了我怕什么。”




      当镜头中出现郭麒麟的脸时弹幕和评论达到前所未有的高峰,他本人一边给摄制组开门一边调侃:“好的我已经能想到那个弹幕了,给我留个眼睛,对我是郭麒麟,冷静点朋友们。”




      阎鹤祥在厨房做早饭,回头看了一眼,郭麒麟站在他身后介绍:“大家好,我是郭麒麟,这是我男朋友阎鹤祥,我们在一起一个月零六天。”




      拍摄地点在南方的一个小村庄,一共五队情侣,除了郭麒麟都是素人。他倒没有任何不适,一路上和阎鹤祥十指紧握,这样的场景他幻想了很多遍。




      阎鹤祥问他:“你说你会不会掉粉?”




      他看车窗外的人来人往,将头靠在阎鹤祥胸口。




      “不知道,掉就掉吧,我就是这样的人,不是别人想象中一尘不染的偶像,我有我的日子要过,有我中意的人要爱,谁要去做无欲无求的完美明星,让我从虚空落下,落下开花。”




      阎鹤祥拉着他的手凑到嘴边亲了一口,“奉陪到底。”




      三年易过,思念难改,他像一场迟到的洪汛,时至今日,终于漫到他面前。如同最初破碎的相遇。




      “呐,我今年二十一了,还差一年就到法定结婚年龄了。”




      同节目的另一对情侣据网络票选仅次于郭麒麟阎鹤祥,一个叫孟鹤堂一个叫周九良,郭麒麟很喜欢周九良,“周周周周”的叫着,吃过晚饭就拽着周九良躲到床上说悄悄话。阎鹤祥乐的不用陪他去山上找萤火虫,跟孟鹤堂在外头聊了吃完一整个西瓜的时间并互相分享了彼此的初吻时间。




      等阎鹤祥去叫郭麒麟回去睡觉时他和周九良两个一人占一个枕头早睡着了。




      孟鹤堂看着阎鹤祥把郭麒麟抱起来,笑道:“要不今晚让他跟九良一起睡,咱俩凑活凑活。”




      “诶不麻烦了,他睡觉不老实,再闹的九良睡不好,我带他回去了。”




      孟鹤堂抽了条毯子盖在郭麒麟身上,送阎鹤祥出了门。




      白夏悠长,星空明朗,即使不用灯光也看得见路。阎鹤祥抱着郭麒麟路过栅栏围着的菜地,把郭麒麟放在栅栏上坐着:“林林,宝贝儿,你看。”




      郭麒麟才从他怀里抬起头,迷迷瞪瞪的问:“什么?”




      阎鹤祥指指天上,“萤火虫是看不到了,但是有很多星星,好看吗。”




      “好看。”




      阎鹤祥看着仰头半张着嘴的郭麒麟好笑,郭麒麟不明所以,“你笑啥?”




      “还记得博尔赫斯那句话怎么说吗?”




      “记得。”




      我应该相信还有别的,其实都不可信,只有你实实在在。




      “你是我的不幸,和我的大幸,纯真而无穷无尽。”




      他们同时说出这句话。




      “我唱个摇篮曲给你听。”




      回家的路上不止要虫鸣蛙叫。




      “那我要提前同你道晚安了。”




      “Oh I love you,endless time ,I lose my mind because of you.Oh I want to kill myself,you are the orly love in my life,the only thing there is night,my love you are every breath,that I take oh I love you……”




      他果然还没有把摇篮曲唱完,就缩在男友怀里沉沉睡去。

评论

热度(2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