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醉宸凉。

“这个世界还没来得及接受美丽而独特的你。”

我到后台的时候,周九良正在吃梨。

头也不抬的望着姑娘们送的东西,另一只手在里面捣鼓着。

那手指骨节分明,细长又好看。

周九良嘴唇很干很红,他总认为唇膏有种很怪的味道,他嫌弃的紧,让他用也不用。

梨是昨晚回家的时候买的,很甜。周九良这个人看起来英冷,无色无味的,可他本人却很嗜甜。

我每次亲他的时候总会觉得嘴里有股甜味,很淡,亲着亲着就没法停下来了。

手里的梨已经啃了一半了,汁水很足,牙印咬过的地方汁水跟着外冒,滴滴答答从他指缝流走。他嘴边也是,胳膊上也是,划过的印记让我不自觉咽了咽口水。

整个人看起来黏糊糊的。

他偏还不发觉,皱了皱眉头,抬高手用舌头去舔腕骨突出的那一块。水渍的痕迹很明显,于是他又咬了一口,我都能听见清脆的声音。舌头在不同的位置打着转,像是娇嗔又像是故意。

对了,舌头也是粉粉的。

果汁糊在嘴上手上,甚至地上滴了几滴。他终于发现,离礼物远了一些。

我慢慢靠近他。

他抬头剜了我一眼,眼睛很澈亮。他把梨摆在我面前,点头示意一下。

“吃吗?”

我愣了一秒。然后我笑了,笑的很恶劣。

我凑过去咬他的嘴唇。

吃。当然吃。





是堂良还是你良。
任由你们选择。
反正周九良我已经亲过了。(不是

评论(26)

热度(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