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醉宸凉。

“这个世界还没来得及接受美丽而独特的你。”

您有一份快递等待签收

太甜了!!!!!呜呜呜呜

山岐千岁:

▲我们是野兽n+6次更新


▲辣鸡文令我头秃,大嫂对不起





      进入秋季之后,周九良明显感觉到所有人都开始忙起来。



      他现在在威尼斯,大学学的就是设计艺术,毕业后进了个三流公司,没过多久就被包养,不是,享受爱情蜜月的甜蜜,紧接着公司倒闭了。



      难以接受就这么混吃等死,一个月前在孟鹤堂面前用一天一个视频电话的条件争取到了去国外进修的机会。



      一天一个视频,上了飞机谁还管得着谁啊,大老爷们儿那么腻歪,呵,男人。



      周九良头也不回过了安检,小梅站在送客区依依不舍,大嫂这一走就是两个月,还真怪舍不得的,这得丧失多少乐趣啊。



      国外的生活简单快节奏,刚去时哪里都不熟悉,格外的艰难,周九良就开始想家里,想孟鹤堂,想他一句话就有人替他做好的时候,紧接着又骂自己不争气,混吃等死不是他的作风,如果真什么事都不干,岂不是坐实被包养。



      奇怪的是,尽管他不是故意忘记每晚通视频,但孟鹤堂也并没有主动打过来。从小梅师爷九泰九芳等人的朋友圈中可以了解到最近都很忙,一个两个甚至都改变了作息时间,有一次甚至看到小梅发了一张和九泰的,半夜两点吃晚饭。孟鹤堂应该也在忙,才没有时间管他。



      直到离他回国还有一个星期时,当晚和孟鹤堂通话才被问起。



      “还有几天?”



      “七天啊,你是不是趁我不在有别的人了?男的女的,多大,干什么的?”



      孟鹤堂坐在他的办公桌前,闻言揉着鼻根笑,“二十五,男性,叫周九良,跑去意大利上学去了。”



      周九良满意地哼了一声,他看孟鹤堂似乎很累,有些心疼,问道:“最近很忙啊?”



      “嗯,事情有点多。你不要以为我不知道你少打多少通电话,兔崽子觉得到国外没人管是吧。”



      “诶嘿嘿嘿嘿嘿,我这不是快要回去了吗,再说你这么忙我给你打电话都是打扰你。”



      “下飞机了告诉我,我去接你。”



      “嗯。”他隔着屏幕看到许久未见的爱人,压心底的想念就被勾起,也不再纠结大老爷们儿是不是该说这话,“我还挺想你的。”说完自己又不大好意思,忙岔开话头絮絮叨叨说起别的:“除了学校的同学我都一个认识的人都没有,烦死了,也没有中国餐厅,意大利菜可难吃了……”



      “我知道,我也很想你。”



      转移话题失败。



      周九良觉得本次通话可以结束了,“挂了挂了,我要睡觉,明天还要上课。”



      “那我也问问你,你不会在学校找个金发碧眼的女朋友吧?”



      “说什么说什么呢,我是那样人?”



      “好,晚安。你说爱你。”



      “……什么东西啊,我要挂了。”



      “你说爱你。”



      “……爱你。”



      周九良关了视频,埋在枕头上好一时,床头柜放着他和孟鹤堂的合照,威尼斯当地时间已经指向十二点。



      “距离我们见面还有六天……我不能着急,越着急我就会越想你。”



      周九良结束进修那天国内下着雨,他没有告诉孟鹤堂具体落机时间,大概真的由于分别太久,总想着要给对方一个惊喜,一直到他下了飞机取了行李才给孟鹤堂发消息。



      此时孟鹤堂在开会,底下的人捧着文件读书似的极其认真地给他汇报,听到短信提示音掏出来看了一眼,随后抬手示意停下:“不用读给我听了,交给师爷去办吧。”



      师爷问他去哪,他扬了扬手机,脸上带着点笑意:“我们家小祖宗回来了。”



      他走到外面准备开车去机场了,下着雨想着乖乖估计也没有拿伞,这会儿不知道在哪个角落等着,小梅像刚从外头回来,衣服上沾着一层水汽,告诉他周九良已经不在机场。



      “大嫂给我打了电话,说已经坐上出租车往回来了,半路出了点事,跟别的车蹭到了,对方把大嫂带走了。”



      小梅凑到孟鹤堂耳边告诉他对方的身份,原是道上认识的,算不上朋友也不是对头,前些天生意场上在他们这里吃了亏,闹的不欢而散。



      “九良碰上的是谁?”



      “还不清楚,应该不是他们管得了事的。”



      他一路驱车过去,进了门没有人拦他——有的是因为认得他,即使不认得也拦不住他。



      “叫黄明志出来见我。”



      他冷着脸说了第一句话。



      别人请他先坐下,他目不斜视的,动也不动,“不用了,你最好叫黄明志赶快出来。”



      黄明志过来时还不知道发生什么事,前不久刚见过这位孟先生,生意上没争得过人家,实力不如人也不敢说什么,这次又是为了什么事来。



      他还没开口,就被用枪指着头,“你这是?”



      “生意向来强手为赢,胜败乃常事,黄老板纵容手下强行带走我爱人,过分了吧。”



      黄明志一听头大,他看孟鹤堂的脸色实在不好,猜想不是什么误会,忙说:“孟先生消消气,我叫人去问问究竟是哪个不长眼的,一定给你一个交代。”



      他叫手下去查,赔着笑,然而孟鹤堂并不搭理他,枪放在桌子上,手指磕着桌面发出一下又一下闷响,整间屋没有一个人说话。



      小梅是和他的人一起去的,回来后告诉孟鹤堂人已经找出来了,见过大嫂,就是有意的,大嫂没事,在车上等着了。



      孟鹤堂又拿起枪,看的黄明志心里一惊,他这下是收枪,整个过程不紧不慢,“黄老板打算怎么给我个交代啊?”



      “您看,那狗东西不懂事,您说怎么处置。”



      孟鹤堂走到门口,“剁只手吧,哪只手看您了。再会。”



      他一出门就看到周九良坐在车的后座,那半边车门开着,周九良看到他后往里面挪。



      “吓到了?”他问。



      周九良摇摇头,捶他一拳,“你他妈是不是在外头惹了什么死对头,报复到我身上。”



      他拉住周九良的手,搂过人亲了一口,“怨我,都怨我行了吧。谁让你不叫我去接你呢,我跟你说的是开玩笑不成?”



      周九良不理他了,吸吸鼻子嫌冷往他怀里缩,飞机上的困倦还没缓过来,这会儿又困了,嘟嘟囔囔说想喝奶茶。



      小梅把奶茶买来时周九良窝在孟鹤堂怀里睡的迷迷糊糊,孟鹤堂插好吸管送到他嘴边,他只喝了两口就不肯再喝,“浪费。”孟鹤堂一手扶着他一手拿着奶茶,外头还在下雨,车内没开灯,但他摸到周九良脸的时候直觉乖乖还是瘦了。



      小别胜新婚的日子并没有过多久,周九良极其郁闷,他是回来了,孟鹤堂又要因为工作出门。



      “孟哥走了?”小梅跨了一包零食坐到周九良身边。



      “我怎么知道他死哪去了。”周九良盯着电视屏幕,口气不善。



      小梅偷笑,大嫂和孟哥最像的一点就是生气时不带正眼看人。



      “您怎么不去送送孟哥。”



      “我走的时候他不也没来送我么。送什么送大老爷们儿,你快住嘴,我现在跟他就是处于半离婚状态,你不要跟我说他的事,看你的电影。”



      小梅点头,跟旋儿赌五百块钱,大嫂肯定忍不住。



      周九良认为,男人之间是不需要这些念念不舍依依惜别的,男人嘛,就是要坚强。但很快他就发现并不是这样,在国外学习期间会因为学业交际而暂时忘记,现在在家里,走到哪都是熟悉的地方,就不得不想起。



      他拉不下脸直接问,就在聊天时貌似不经意夹带了一句:“你孟哥在外面应该很潇洒哦。”



      “潇不潇洒不知道,反正昨天师爷说哈尔滨那地方挺冷的。”



      “搁哪?我给他寄件厚衣服去。”



      计划通,这不就把地址问出来了么。



      孟鹤堂罕见的收到了这一个星期来周九良的主动问候,他下意识地以为是不是又给他闯什么祸了。



      “你老实在家待着等我回去。”



      “我才不等你,我想去哪就去哪。”



      “没良心的小王八羔子,你要是闯祸了你看我救不救你。”



      对方十分嘴硬嚣张:“你厉害,你厉害,可把你能耐死了!东北冷不冷啊?”



      “冷。”



      他已经不太想搭理这个没良心的小王八蛋了,对方又幸灾乐祸的笑了几声,随后给他发了一个位置共享,跟他距离不到一公里。



      “你在哪?”



      “你冷我也冷啊,我靠小梅也没跟我说哈尔滨为么冷啊这才几月啊!”



      他拿了衣服就往外走,“你现在在哪?”



      电话那头的语气似乎突然就软了下去:“来找你啦,但是我好像迷路了……别来啊,我自己能找到。”



       他嘴里答应不去,可脚下不停已经出了酒店外。



      “孟先生孟先生。”



      “嗯?”



      他抬起头,马路对面,乖乖坐在行李箱上朝他挥手,手机里传来这些天最好的消息:



      “您有一份加急快递,等待签收。”

评论(1)

热度(267)

  1. 犬苗山岐千岁 转载了此文字